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玉山真人的原创博客

闲暇时抒写某些顿悟或渐悟,拍摄某些动物与静物。这一隅,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教师,从“光荣”到“除外”  

2007-10-30 17:09:41|  分类: 醉看尘嚣[原创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教师,从“光荣”到“除外” - 李玉真 - 玉山真人的原创博客

某位曾在教师这一行光荣地干过几天的同志,不幸沦落成了公仆——,当然,属于人民的。数年后这位公仆同志偶回当年抱到的学校,与曾经的同事们握手时的第一句话就是:“当老师真好!”然后又说:“教师光荣。”辞色之间充满了歆羡。

于是教师们便不由自主地自豪起来:是啊,除了“教师光荣”之外,世上还有比如“大腕光荣”或“公仆光荣”之类的吗?没有。受听的口号,庄严的标语,还有心爱的偶尔或许能休息一天半天的教师节,无一不在指向——教师光荣。

细细一想,“光荣”又如何?跟其他除了“光荣”之外什么都过剩的职业相比,这份光荣似乎吃不下肚,也穿不上身,好像更难以养活一家老小。不过,既然进入了光荣状态,索性“光荣”到底好了。因为,即使对一些自甘沉沦,想摆脱“光荣”状态的教师来说,他们的企图要想得逞也难于上半天云。毛主席在上个世纪就曾规劝过柳亚子:“风物长宜放眼量。”借过来放在这里想必也是合适的,所谓“把眼界洗宽,无边空阔”嘛!

若说教师们的这份“光荣”一无是处,未免有失公允。笔者苦苦参去,年深日久,竟然悟出两端,谨呈览如下:

第一端:媒体爱上了教师。

因为学生顽皮,一个乡村小学的班主任就用竹丫扫帚扫了班上一个学生的裤腿(据班上学生讲,决不是抽)一下,学生的家长立即往城里的一家报社挂电话。第二天一早消息就出来了。美中不足的是芝麻被说成了西瓜,而且弄错了乡镇名称和学校地址,让另外一个毗邻的乡镇背了黑锅。原来那位学生的家长是一位没有“光荣”桂冠的仆人,——人民的。后来的追“踪”报道,据说也与此有关。

顺理成章地,社会舆论也就爱上了教师,虽然同样的是单恋。同样的是取短,其影响力和覆盖面却远远的比不上新闻媒体的大哥们。

第二端:教师除外。

随着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化,机关部门向社会招贤纳才的面也在逐年铺开。一些不想光荣的教师闻风而动,也打算去跟风。但就在他们跃跃欲试的那一瞬间,就已经是结局了,惴惴然走上前去一看,才知道招贤榜上明文规定:教师除外。

于是换位思考,自点迷津:你们的光荣来之不易,不要随便放弃,辜负组织的信任和关心。你们学校属于事业单位,就是说在编制上你们已经属于国家干部了,还去想入非非的干什么?干一行爱一行,不爱本职,能有什么建树?

不行的话再来一次换位思考,当然,这是一次推心置腹的谈话:你们教师行业比较特殊,工作周期长,见效慢,内心里想当教师的又不是很多,把你们挖走了,学生们怎么办?党和国家的教育事业还要不要?当然,凭你们的实力肯定能应聘成功。可是那又怎样?不在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发光发热,对得起祖国吗?对得起培养你们的人民吗?嗯?!

还是不行的话,位已换完,您,自便好了。

意犹未尽,最后还是想从纵向上进行质疑:目下教师们是“光荣”并“除外”着,这种状态是否会是一种永恒的状态?如果会发生变化,先发生量变还是质变?

把这一疑问提供给哲学朋友们,你们来分解。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