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玉山真人的原创博客

闲暇时抒写某些顿悟或渐悟,拍摄某些动物与静物。这一隅,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淡然心无欲——已故湖北诗翁朱雪杏和他的诗  

2009-07-29 17:50:51|  分类: 偶尔读点书[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淡然无欲一诗翁——已故诗翁朱雪杏和他的诗 - 李玉真 - 李玉真的博客

 

   对于现代人写的古体诗,说实话,我感兴趣的并不很多,心性的浮躁,对物质处境的过度热衷,酬唱场合不时出现的阿谀倾向,等等,似乎都是原因。简而言之,今人的古体诗多缺乏那种宁静窅远的恬淡意境。湖北已故诗翁朱雪杏的一本《野花残稿诗文集》,打破了我多年来的成见。

   朱雪杏,湖北省武穴市人,生于1906年,2001年辞世,十六岁开始写诗,连续七十余年不辍。幼时家贫,但聪慧好学,兼得名师指点,不光长于诗词创作,作赋属对都有名望。诗翁生性恬淡,不慕名利。他曾在一篇介绍自己的骈体文中作过这样的自述:“余之为人,与人不同,身居闹市,志在山林。好读书不求甚解,好作诗信口乱弹。一勺小园,数缕秋烟三粒鸟;两间矮屋,一床破被半床书。”

   诗翁一生无大起,无大落,真正的一介布衣,然而,连天战乱烽火之下的颠沛流离,饥馑年月的穷愁苦恨,文革时期遭遇的种种不公,以及后来平反之际的好事多磨,他无一不经历,无一不发而为诗。改革开放后,国家一系列富民、惠民政策的落实,诗翁的生活境遇得到极大的提高,同样在他的诗里得到了较好的体现。

   诗翁的古诗创作题材极为广泛,不仅菊花、梅花、梨花可以入诗,油菜花、破草鞋也可以入诗;不仅访旧、遣怀可以入诗,砍柴、拾粪、逛超市也可以入诗;不仅赠答、遣怀可以入诗,失眠、欠债也可以入诗;不仅笺纸上可以写诗,临时捡到的香烟盒上也可以写诗。对诗翁来说,信手拈来便是诗,但却能做到妙趣天成,意境隽永,这并不夸张。“吟诗只为度清闲,不换衣穿不卖钱。”诗翁在1978年创作的一首诗里如是说,综观他的聚而大多数作品,可以发现也一直是这样做的,但不能凭此认为诗翁创作草率,情形正好相反。在给友人的一封信里,诗翁说:“弟近二十年来,求为一篇调响声谐之诗句,不知经过几番修改,几度推敲。一字稍有不安,千改在所不厌。当其金针巧度,铁砚轻敲,刻徵引商,声锤字炼,妙想入神,狂搜忌鬼。虽有骨劲风清之妙,仍须精雕细琢而成。此种苦乐,只能为知者道,难与俗人言也。”

   诗翁心性恬淡,固然有来自古贤哲的影响,但与其所处时代中的师友的表现,也不无因果。陈二力是诗翁早年所拜名师之一,曾给中华民国总统黎元洪的秘书饶汉祥当过私人秘书,颇受倚重,后任过军校教授、地方县长、南京司法院书记官等职,后去职还乡课读为生。在任县长期间因为同情并释放了一百多名革命者,在朋辈力救下倾家荡产得以保全性命。在《陈二力先生传》中,诗翁有这样的叙述:“日寇攻陷南京,先生年将五十,遂弃官返里,教授生徒以自给。王丹侯一日于市肆中,遇见先生,执弟子礼甚恭,意欲重用先生。先生知其必败,严辞谢绝,终不往也。然先生居家,虽箪瓢陋巷,终无不乐。有时盐米困乏,则缁衣持钵,沿门乞食而不耻,俨然有陶靖节之风焉。”在《三角先生传》中,诗翁这样刻划三角生生:“……性好游,蕲黄山水佳处,足迹靡不至。后游三角山,居之久。恒往来山中,人莫之识,因呼为三角先生。先生视一切荣利,固澹然于怀,然亦有时放声痛哭,或仰天大笑,其意不测。”此外,还有仅仅因为同情抬肩舁者而毅然辞去县法院秘书职务的李树珍先生等等。

   然而,对于一些政要的不懂装懂、指手画脚,诗翁不屑的态度却是表现得非常明朗的。在《梅浦吟草卷四序》(按:《梅浦吟草》,诗翁主持编撰的系列诗集,刊载诗翁家乡梅浦故今诗人的诗作。惜未能见)中,诗翁明确反驳了关于诗歌主张的某种看法:“有个别高官显宦,向我社提出意见,谓今日之诗,宜从现实出发,写当前建设之辉煌,社会之发展,不宜停留于旧时之小桥流水、茅屋竹篱之落后景象。斯言也,虽足以振吾之目聩,未足以转吾之首肯。”在该序最后,诗翁不无揶揄地写道:“虽学古而不拘泥于古,从今亦不盲从于今,亦各言其志焉耳。彼自命为大鹏,背负苍天,奋翅万里,逍遥自得,楚矢而坠。岂若樊篱间之小鸟,巢居而安,粒食自足,以翱以游,无荣无辱之为乐乎!”

  “诗名最恼因官得,风韵全凭彩笔传。”诗翁的恬淡,诗翁的自信,诗翁的坦直,除了让多数人景仰,还让少数人汗颜。在给朋友的一封信里,诗翁坦陈:“弟个性甚僻,自少至壮,读书几三十年。每闻国学名师,恒不远千里,负笈往游,期成不朽之业,疾没世而名不称焉。不意老至,竟居人下,所学皆非所用。求为一童子师,犹不可得。饥寒交迫,尚不免有啼号之声。此弟之所以忧伤憔悴,酣嬉沉吟而不自知也。”从只言片语看诗翁平淡平凡而又遭际坎壈的一生,究其实,无论是乡间务农还是在学堂为童子师,无疑都给我们留下了一位诗人执著而伟岸的身影。

   附:朱雪杏诗翁诗作十五首

梅花

一九三一年

老干横斜出画墙,一枝聊为寄他乡。

江城玉笛听三弄,纸帐珠光叠半床。

懒与梨云同淡梦,肯教寒雪伴清狂。

折来细嚼檀心片,那患吟成句不香。

 

采樵

一九六五年

登山为采樵,山气何凛冽?

霜冻黄茅死,棘触皮肤裂。

骨冷竦涧水,志贞抗霜雪。

草木本枯槁,鲜润乃指血。

攀登岂不苦?静者自怡悦。

奇秀蹑高峰,远望意超绝。

荷担悠然往,遁迹从高洁。

 

山居

一九六六年

山中正好为春忙,岂爱玄虚慕老庄?

结伴和云寻上药,呼儿带露采柔桑。

犊叱绿野耕香雾,鸟啭清音报曙光。

天意无私恩泽沛,雨花芳润到闲房。

 

草鞋(二首之二)

一九六六年

屡助看山兴,穿来又晚秋。

踏将黄叶去,湿尽紫云浮。

带索偏相称,樵香事亦幽。

世途终未坦,芒耳挂轻愁。

 

山斋冬夜对月吟

一九六八年

人似孤松冬岭秀,超然高出独离群。

清虚肯让冰轮洁,冷咽疑从玉宇分。

淡爱墟烟生竹屋,幽怜楚鬼唱秋坟。

此中深意谁能领?只有窗前一片云。

 

拾粪

一九七三年

十年已不辨薰莸,耽道无妨矢溺求。

好使落花依净土,莫教滓秽污清流。

沾衣未必妨高洁,掩鼻何曾有怨仇?

久立鲍肆浑不觉,风吹疑是暗香浮。

 

超市

一九七八年

白费农村半日忙,赶来超市看开张。

轻翻细拣无钱买,空手归来总是香。

 

吟诗只为度清闲

一九七八年

吟诗只为度清闲,不换衣穿不卖钱。

饭后引谈三两句,茶余聊当一茎烟。

精雕未免伤元气,细刻何如任自然。

做到人人心意快,风来柳外月花残,

 

忆消夏无帐

一九七八年

鸾帐家贫换了钱,野蒿缠草当蚊烟。

薰来眼泪如泉涌,醒后皮肤似火煎。

夜夜何曾安枕卧,年年总是带愁眠。

晓看暗牖悬蛛网,斜挂樱桃粒粒圆。

 

文革蒙难追赋一首

一九八〇年

一命虫沙尚不如,晴空霹雳使人愁。

园林尽是惊弓鸟,共难都成觳觫牛。

捆绑牵来花月底,飘扬挂在柳梢头。

可怜众泪如春雨,一夜凄清滴小楼。

 

楚江怀古

一九八四年

静院闲敲一局棋,竹间道士白须眉。

沧桑阅尽兴亡恨,花月空留几句诗。

六代繁华随逝水,半江烟月总愁思。

含情欲问前朝事,浪打孤城削断碑。

 

为印诗而欠债吟数句以自笑

一九八八年

乐道安贫不怨嗟,破窗风雨度生涯。

清谈煮茗烧松叶,寄傲题诗咏菊花。

受逼只因诗负债,遣愁深恨酒难赊。

八旬迂腐谁如我?苦读三更月影斜。

取香烟盒写诗小咏

一九九〇年

欲书佳句无良纸,看取香烟盒最宜。

好向尘埃收拾得,莫教随地乱抛之。

花纹图样增幽兴,腻粉余香动逸思。

弃智洗心寻至乐,银钩小草写新诗。

 

回思(二首之二)

一九九六年

手持粉笔度生涯,黑板高悬白字斜。

汗雨聊当春雨润,青云怕被白云遮。

力图上进勤批改, 疏植良苗细检查。

平日恩施千滴汗,换来桃李满园花。

 

自嘲二首(之二)

一九九八年

诗酒频年一破瓢,回思往事亦心焦。

 青衫易惹穷途泪,白发何曾为尔饶?

放浪形骸天地窄,踏残风雨绿杨桥。

十年樵尽东山雪,野草闲花一担挑。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