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玉山真人的原创博客

闲暇时抒写某些顿悟或渐悟,拍摄某些动物与静物。这一隅,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童年纪事——月半黔中月未圆  

2009-09-01 22:56:01|  分类: 悠然一心[原创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月半黔中月未圆 - 李玉真 - 李玉真的博客

   每年阴历七月十三日,在黔中一带人的习惯里,却已被称作“月半”。“月半”其实是一个传统的日子,对应于“中元节”,但“中元节”在每年的七月十五日,黔中的“月半”,却是七月十三日,不是月圆的夜晚。“月半”的重要性似乎类似于上半年的清明节,都与祭祀逝者相关,但却少了几多相约结伴、游山玩水的随意与情趣,而多了几分或隐或显的凄恻和凝重。

   少小时节便对这个日子刻骨铭心。乡村人家不乏劳动的歌谣,也不乏偶尔的争吵,哭声却是很少听到的,尤其是成年人,但每年,到七月十三日晚间,所有祭祀活动完毕之后,哭声、劝慰声总是此伏彼起、经久不息,有的到夜深人静仍呜咽不止。对逝者的深切怀念自然是人们(主要是女性)大放悲声的主要缘由,但平日里遭受了种种委屈,借这个机会发泄一番心中郁积的,好像大有人在,从断断续续的泣诉中可以辨别。

   祭祀活动从七月十一日就开始了,记得是在堂屋的一侧墙壁上张挂一幅雕版“印制”、人工着色而相当粗糙的画。文字内容完全忘记了,只记得画面分为若干格子,每个格子里的人物,都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孝顺典型,诸如“卧冰求鲤”、“郭巨埋儿”之类。这画,黔中一带称之为“老人牌”,多年前每到阴历七月初,便有人制作好之后逢赶场天拿来沿街叫卖,价格一块两块到五块都有,但许多人家却不屑于买新的,每年用过七月半的三天之后,便卷好收藏起来。以后每年重复使用,以至于不少“老人牌”烟熏火燎、“满面尘灰”者居多。

   “老人牌”下面是一张桌子,一般是方桌,除了燃点香烛之外,当然还要供奉时鲜蔬果。比较讲究的人家,还要提前好几天,用一个碗或是其它的容器发麦芽,把半寸来长的麦芽与时鲜蔬果放到一起供奉先人。其它的供果完成使命之后,还可以继续发挥“余热”,让小孩子们果腹或向别人夸耀;麦芽则只有喂猪或扔掉。用麦芽作供品的个中原委,幼时好像也问过长辈,可惜至今仍不甚了然。

   月半这三日,餐桌上的忌讳似乎不多,印象最深的,是南瓜和豇豆不能上桌子,据说前者是逝去的先人的头颅,后者则是他们的肚肠。现在想起来觉得荒诞不经:只要愿意,哪一种事物不能和逝去的先人们的“身体”挂起钩来——嫩包谷岂不是他们的牙齿,葡萄岂不是他们的眼睛?但孩提时代的我们,面对长辈的一脸庄重,是不敢提出任何疑问的。

   重要的环节,在七月十三日晚上。饭前,每家都会在餐桌边烧少量纸钱。丰盛的菜肴自然是装满的,碗里的饭、杯里的酒却仅仅是象征,只有极少的一点。在餐桌周围摆上一圈碗筷,筷子朝向菜肴,放在碗的右侧边沿上,虚拟出一种嘉宾入席的氛围。有一次我将筷子放到碗的左侧了,立即遭到训斥:“谁是左撇子了?”只好诚惶诚恐,小心重放。座位是一定不可少的,这倒是容易理解:享受祭祀的先人们不可能“站着吃喝”。庆幸的是他们“用餐”相当迅速,一分钟左右的时间就完成了,这让面对佳肴早已馋涎欲滴的孩子们少受了许多“活罪”,一拥而上,收拾掉表达象征的碗筷与酒杯,重新添饭回桌,大发饕餮神威。

   晚饭吃过,一般由家庭的主事人为先人们“送行”:到院子外面,或者房屋附近某条岔路边焚烧纸钱。对于尊者,或者离世时间不久的逝者,焚烧的纸钱都会事先用白纸包起来,称为“包”,提前几天用毛笔郑重地写清逝者的姓名和称谓,以及所给纸钱的数量,一般以“封”为单位,一“封”就是一包,基本是以“封”为标准,但每一“封”内,所装纸钱的多少,并不统一。有的人家还会以每张几分或一角钱的价格,买专门的“封包纸”来封“包”,在逝者姓名和称谓的背面,有一幅墨汁和雕版“印制”的图画,有马,还有马夫,据说是为了减轻先人们负载钱钞之苦,而专门用来烧化后为他们驮运的。

   没有封装的直接焚烧的纸钱称为“散钱”, 往往由家庭的主事者口头告知是烧给谁的,会在告诉的同时单独烧成一堆,但似乎不及封包的严肃。

   焚烧纸钱的同时或之后,为了指示老人们的去向,会沿某个不特定的方向,在路旁以每隔一尺左右远的距离为准,插上一炷点燃的香,蜿蜒远去,颇有些路灯的感觉。而在主事者念念有词、焚烧纸钱的时候,一般也便是哭声和劝慰声伴随着出现的时候。

   接下来,孩子们被告知:在某个僻静的地方仔细听,可以听到马铃声响,那就是专为先人们驮运钱钞的马队,运气好还可以听见牛郎织女说话的声音。

   当年与小伙伴们曾经侧耳倾听,无奈只有隐约的哭声,马铃声从未听见过,牛郎织女的喁喁絮语更不消说。后来从书上得知,牛郎织女的鹊桥佳期改到了七月初七,被称为“七夕”,而且还知道是古人们根据两颗遥不可及的同名恒星附会出来的美丽故事,永远不会有实现的可能,自此更加兴味索然。

   如今,依然年年有月半,然而,纵然是月半,除了电视剧里,门外窗外,远远近近,哭声也绝少听到了。生活节奏越来越快,远非一个“忙”字所能概括。乡野的人们同样不可能花上几天的工夫专心怀念逝者,也没有足够的时间抒发他们的“闲情”。仪式还是要履行的,只不过多数人家大大的简化了。

   偶尔间会在梦境里回到童年,回到人们闭塞却逍遥、贫穷而无争的那个遥远的年代。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