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玉山真人的原创博客

闲暇时抒写某些顿悟或渐悟,拍摄某些动物与静物。这一隅,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闲侃两位亡国之君的幸福观  

2010-12-22 21:43:09|  分类: 醉看尘嚣[原创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中国古代的君王丛中,有两位以投降知名的亡国之君,一位是蜀汉的后主刘禅;另一位也被称为后主,不过是时隔很多朝代之后的南唐的后主,他就是文学造诣颇高的著名词人——李煜。尽管生活的年代相差八百多年,这二人身上却有着许多相似之处,然而,投降敌手之后,因为幸福观念的不同,他们的人生结局却大相径庭,让人扼腕。

蜀汉后主刘禅,字公嗣,小字阿斗,刘备子,生于公元二〇七年,卒于公元二七一年。刘备于公元二二三月病死,他才十六岁,于同年月继位,改年号为建兴在位四十一,五十七岁时亡国。国亡后刘禅投降魏,并安然过渡到晋朝继续存活七年后病逝,终年六十四岁。

    刘禅的投降颇有些主动的或者说迫不及待的色彩:蜀汉景耀六年夏天,魏将邓艾突出奇兵长途奔袭,刚到达一个叫做雒的地方,慌了神的刘禅便闻风而降,“遣使奉皇帝玺绶,为笺诣艾请降。”

邓艾到达成都之后,刘禅的表现更加积极:带领着太子和朝臣等王公贵胄一共六十多人,带头把自身捆绑好之后带上一盒空棺材,到邓艾的营帐请降。自视率领仁义之师的邓艾也还算大加优抚,“执节解缚焚榇,受而宥之。”不仅整肃军纪,还不怕僭越,自作主张善待蜀汉各色人等,制定了一系列稳定人心的措施:

检御将士,无所虏略,绥纳降附,使复旧业,蜀人称焉。辄依邓禹故事,承制拜禅行骠骑将军,太子奉车、诸王驸马都尉。蜀群司各随高下拜为王官,或领艾官属。以师纂领益州刺史,陇西太守牵弘等领蜀中诸郡。使於绵竹筑台以为京观,用彰战功。士卒死事者,皆与蜀兵同共埋藏。

邓艾的措施,大约是起因于刘禅降书的坦诚。降书的结尾部分是这样说的:

天威既震,人鬼归能之数,怖骇王师,神武所次,敢不革面,顺以从命!辄敕群帅投戈释甲,官府努藏一无所毁。百姓布野,馀粮栖亩,以俟后来之惠,全元元之命。伏惟大魏布德施化,宰辅伊、周,含覆藏疾。谨遣私署侍中张绍、光禄大夫谯周、驸马都尉邓良奉赍印绶,请命告诚,敬输忠款,存亡敕赐,惟所裁之。舆榇在近,不复缕陈。

略欠完美的是,就在刘禅派人恭送降书的当日,他的一个儿子北地王谌,“伤国之亡,先杀妻子,次以自杀。”

这位后主在战胜方的安排下举家被押往洛阳,被封为安乐公之后,他彻底做到了“安乐”——无忧无虑,乐不思蜀。但是,在给予较高规格物质待遇的同时,人家对他是有所防范、有所不屑的。下面这场猫戏老鼠般的宴请,足以说明问题:

司马文王与禅宴,为之作故蜀技,旁人皆为之感怆,而禅喜笑自若。王谓贾充曰:“人之无情,乃可至于是乎!虽使诸葛亮在,不能辅之久全,而况姜维邪?”充曰:“不如是,殿下何由并之。”他日,王问禅曰:“颇思蜀否?”禅曰:“此间乐,不思蜀。”郤正闻之,求见禅曰:“若王后问,宜泣而答曰‘先人坟墓远在陇、蜀,乃心西悲,无日不思’,因闭其目。”会王复问,对如前,王曰:“何乃似郤正语邪!”禅惊视曰:“诚如尊命。”左右皆笑。

人们历来对刘禅的评价并不高,大多把他定位在昏庸、懦弱、无能、甚至无道等角色上,比如他在献出降书的时候,蜀汉的军队元气并未损伤,但他只听谯周一个人的建议,就赶紧投降了。

今人有把刘禅视为睿智君王者,理由之一,就是他作出的投降决定,使蜀汉军民避免了一场血腥屠戮的厄运。看起来是这样,设若他遇见的不是自视仁义之师且在优待俘虏方面不怕僭越而自作主张的魏将邓艾,投降未必就能免却屠城之灾厄就在同一个地方王全斌率领北大军攻入并受降,但除了后蜀主孟昶受到封秦国公的待遇之外已经缴械投降的士兵共有两万七千多人被杀掉,宋军对黎民的侵扰更是为所欲为。只能说,他的物质追求就是享受——养“尊”处“优”、花天酒地;他的精神追求就是平安地活下去——面对无情的嘲讽、面对公然的不屑、面对时刻的提防,他做到了彻底的麻木不仁。

另一位后主——南唐的李煜,就没有这样幸运了。他的投降宋朝,不主动、不积极、不情愿。

公元九六〇年年初,三十四岁的赵匡胤被手下将士“黄袍加身”,建立了宋朝。此时李煜二十四岁,是偏安一隅的南唐的太子。次年七月,李煜继位成为南唐第三位君主,因为也是最后一位,故史上又称之为后主。

    时间一晃又过了八年,在对周边那些小国各个击破的同时,由于南唐的臣服态度,宋朝采取的是比较委婉的联姻方式。然而,李煜似乎没有多少主张,当朝臣们反对的时候,他放弃了赵宋宗室的女子,又重新立了一位新皇后。偏安的好景并不长,过了四年之后,宋朝使出了一个反间计,南唐杀掉了最后一位得力的大将——留守兼侍中林仁肇。到了九七五年的十一月,金陵城被攻破,李煜不得不接受肉袒出降的事实。次年正月,李煜被押解到开封,被封为右千牛卫上将军、违命侯,从此过上了幽居生活。在幽居岁月里的感慨如何,李煜用他的词作明白无误的告诉了我们。有必要交代的是,他的幽居岁月,仅仅过了两个年头,便在他四十二岁生日那天,连同他的生命一起结束了。

《宋王铚默记卷上》有如下记载:

    徐铉(南唐到宋的降臣之一)归朝,为左散骑常侍,迁给事中。太宗一日问:“曾见李煜否?”铉对曰:“臣安敢私见之。”上曰:“卿第往,但言朕令卿往见可矣。”铉遂径往其居,望门下马。但一老卒守门。徐言:“愿见太尉。”卒言:“有旨,不得与人接,岂可见也?”铉曰:“我乃奉旨来见。”老卒往报。徐入,立庭下久之。老卒遂入,取旧椅子相对。铉遥望见,谓卒曰:“但正衙一椅足矣。”顷间,李主纱帽道服而出。铉方拜,而李主遽下阶,引其手以上。铉告辞宾主之礼。主曰:“今日岂有此礼?”徐引益少偏,乃敢坐。后主相持大笑,默不言,忽长吁叹曰:“当时悔杀了潘佑、李平!”铉去,乃有旨再对,询:“后主何言?”铉不敢隐,遂有秦王赐牵机药之事。——牵机药者,服之,前却数十回,头足相就,如牵机状也。

   在《宋王铚默记卷下》中,对李煜的死因还有另一种说法:

 又后主在赐第,因七夕,命故妓作乐,声闻于外。太宗闻之,大怒。又传“小楼昨夜又东风”及“一江春水向东流”之句,并坐之,遂被祸云。

 韩玉汝家有李国主归朝后与金陵旧宫人书云:“此中日夕,只以眼泪洗面。”

   李煜并无反叛之心,他没这个能力,也没这个胆量,宋太宗也不会不知道这一点。之所以无法得到容忍,完全在于李煜不但感觉不到一丝活命的幸福,反而有一种深沉的亡国之痛,一个人痛苦罢了,他还要写出来,并且诉诸弦歌,影响到了更多的人,这让追求太平而难得的宋初统治者,当然要灭之而后快了。

 说到李煜的亡国之痛,不能不提到他那首知名的词作《破阵子》:

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几曾识干戈?    一旦归为臣虏,沉腰潘鬓消磨。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垂泪对宫娥。

被押解着匆忙告别祖庙之时,这位浪漫之君虽然痛苦却缺少愧疚与忏悔。三代人统治了四十来年的政权,绵延几千里的美好土地,包括曾经的辉煌荣耀、曾经的荣华富贵,因为“不识干戈”,将成为别人的东西,他的痛苦可以想见。然而,他愧疚吗?忏悔吗?答案都是否定的。作为曾经的一国之君仓皇告别祖庙,情何以堪?然而,他继续聆听的却是教坊离曲,继续关注的却是美女宫娥,依然一副享受的姿态。难怪苏轼在其《东坡志林卷四跋李王词》中如是说:

后主既为樊若水所卖,举国与人,故当恸哭与九庙之外,谢其民而后行,顾乃挥泪宫娥,听教坊离曲!

人们对李煜的评价,是带有很强的欣赏和惋惜色彩的:欣赏他的文学才华的同时,基本上都认为他当国君是一个浪费,不如专门搞创作。其实,这应该算是一种较为片面的看法,如果没有早先当君王的那些辉煌与荣耀,他也就不会产生巨大的心理落差,从而也就不会留下后来那些沉痛感伤的著名词作。

什么都不思考,有吃有喝便是福,或者说无知、糊涂便是福,这是刘禅得以尽享“安乐”的原因。后世的郑燮苦苦追求而无法达到的糊涂境界,他老人家无需动脑便臻化境。他认为自己过得很幸福,他也就真的平安度过生。相比之下,李煜却不时表露出自己的思想与情感,哪怕这思想与情感与他的“臣虏”身份是那样的不合时宜,并且毫无益处。他觉得自己很痛苦,表露了出来,并试图影响别人,于是连感受痛苦的躯壳都保不住,过早地殒命于那杯毒酒。

    在治国方面乏善可陈的两位亡国之君在沦为阶下囚之后,因为幸福观不同而导致的迥异结局,不知道能给今天的庸人凡人带来几许启示?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