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玉山真人的原创博客

闲暇时抒写某些顿悟或渐悟,拍摄某些动物与静物。这一隅,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丽人曾在水之西——东风湖畔的思古幽情  

2010-05-22 00:50:56|  分类: 悠然一心[原创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雨并没有像早前担心的那样到来。上午十点过钟,一行人乘车到东风湖码头登船时,天气并不算好,看不到一点阳光,然而这并没有影响大家的游兴。舱内闲聊船头观光,人们各取所好。 

    作为贵州高原上地处贵阳地区的清镇市与毕节地区的黔西、织金两县交界处的一个为修电站而拦河建成的人工湖,位于鸭池河上游的东风湖像一位恬静而带着淡淡轻愁的素妆少女,娴静地注视着忙里偷闲的远近游人。

向上游一路行船,左侧为东岸,属清镇市,右侧的西岸为黔西县。船速缓慢而均匀,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静”。水静,整个湖面宛然一匹绫罗,微风轻拂,皱纹细密。站在船头极目远眺,波澜不起,只有偶尔回头观望时被船尾翻卷的浪花提醒:这是在水上。山静,除了船上机器的声音和偶尔的人语,天地间仿佛再无别的声音,闹市的喧嚣在这儿全然绝迹,甚至没有风吼,没有鸟鸣,崖壁间偶有山鹰盘旋或栖止,也悄无声息。

除了“静”,就是“净”。绿的水,水面纤尘不染;青的山,山间树影清纯。绿水青山之间,偶尔点缀三两间树丛掩映的农舍,若隐若现,若有若无,毫不芜杂。无论大小,还是远近,山的轮廓异常的清晰,干净利落,层次分明。举目仰望,浅灰色的天空中甚至很少杂糅飞鸟的影子。

此外就是“野”。目之所及,人迹罕至,两岸多是原始的青山白岩,没有修饬整齐的绿化树,只有崖壁缝隙中那散乱蔓延而倔强的虬枝。机缘不凑巧,无法一睹群猴在崖壁间尽情嬉戏的野趣。除了西岸隶属于黔西县的“八仙洞”景点起岸处和洞的入口处各有一幢并不张扬的建筑之外,一路上再难找到人工修造的亭台楼阁。船家告知:若要进洞,另外要花上好些时间,肯定会影响预定的行程。于是只好留下一丝与洞中仙境仙人失之交臂的遗憾,继续前行。

“水西坐佛”、“八洞神仙”、“红运天书”、“天鹅戏水”、“大鹏展翅”……。一连串的景点,其名称基本上都依照两岸高山的轮廓或色彩附会出来,除了后面两处还算“形似”之外,其余的大约只是“神似”了。众人努力展开想象,还是没人能领略“水西坐佛”的风采;“八洞神仙”,无非是相对高出来的七八个山头,并且分散在河的两岸,没有集中在一起;“红运天书”,也不过是略呈方形的一面巨大的石崖,有驳杂的红色斑纹而已。其余的景致,名称与山形或山色也大多似是而非,尽管都不同程度地体现着取名者的良好愿望。幸好是无论哪一处,都只须远远的站在船头作水上观,轻松随意指点评说,无须亲自登临遭受攀援之苦。

有人无意中从船家提供的一张宣传画页上发现一个景点:水西姑娘。崖壁上确实是一位娇好的少女,面容清秀,栩栩如生。众人欲待极目搜寻,船家却告知:早已超过了,不过回来时还要经过那里。

湖面渐渐开阔起来,原来是上游两条支流的交汇处到了,不谙地名,我们姑且称之为三岔河。从这里向左,是清镇与织金的界河;向右,则是黔西与织金的界河。一行人根据传家的提议选择向右。回首观望,左侧河道里位于织金一侧的岸上,确实有一只巨大的“天鹅”,曲颈蜿蜒,低着头正陶醉在水中,对来往的游船了无兴趣。游船继续向前航行,河道左面织金一侧的崖岸上,“天鹅”的尾部,一堵巨大的岩壁连绵数百米,正中间那座山崖突兀成一只鸟喙,往两侧则略呈锯齿状渐次低缓,形成了一只展翅欲飞的大鹏鸟的写意造型。游船在大鹏鸟的羽翼下缓缓前进,十多分钟仍未超越过去。看来在造化面前,自诩为万物灵长的人类,其实很浅薄,也很渺小。

返回时已是下午五点过钟。从水西的民族风情园出来重新登船时,天色有些晦暗,但几个人找寻水西姑娘的热情丝毫未减。“转过山嘴就是。”过了三岔河之后,船家说。

随着船家的指点,我们总算看到了。然而,那分明是一座依附于巨岩的三角形小山,从山腰到山脚逐渐膨出,向河里延伸,与画页上的水西姑娘娘毫不相像。没有人搭理船家根据山形臆造出来的水西姑娘怀有身孕的笑话,大家聚精会神按图索“骥”。随着船的前进,在三角形小山山尖偏左的下游方向,水东一侧的岩壁上,终于出现了与画页相似的水西姑娘的倩影。

近了。然而我们所处的角度与画页上的并不一致:画页上的水西姑娘是从远处高山上俯拍的,显得羞涩而柔婉;我们的位置却是水西姑娘前下方的水上,似乎有点仰之弥高,不觉有一种肃然。在肃然中瞻仰处于水东巨岩之上的水西姑娘略显沧桑的容颜,众人一时没有了聒噪。不知道别人作何感想,仰望着镶嵌在水东岩壁上的这位不知名的水西姑娘,我的思绪,不觉飞向了那窎远的水西时空……

大约从东汉时期开始,自陕入川,经滇再到黔的彝族先民六个部落支系中的“默”支系,总算是在鸭池河西面的大方安顿下来,于是以此为中心向周边辐射,建起了一个包括其他民族在内的奴隶制王国。不管是兴衰更替,不管是被迫抗争还是主动臣服于中原易主的事实而成为国中之“国”,或者降格以土司的形式存在,总之这个一度被称为“鬼国”的神秘国度,从汉代开始,一直持续到清朝初期的改土归流,统治时间长达一千四百多年,在中国历史上可谓绝无仅有。

水西王国在时间纵向上的绵远让人称奇,在地理空间上的“蔓延”,也让人惊讶:在势力鼎盛时期,它曾经越过鸭池河,将水东的清镇、平坝、普定、修文、熄烽等地一并纳入麾下;因鸭池河一水相隔,遂称这些地区为“水外”,以示与“水内”的水西本土相区别。

今人大多已经不知道水西、水东或水内、水外这类地理称谓的存在和由来,但这并不能否定贵州曾经被以鸭池河为界分为水东和水西,鸭池河西边那个神秘的水西王国与东岸“划河而治”的那段真实而客观存在的历史。

铁马兵戈,生灵浩劫,水西王国逝去的历史已成过眼云烟。除了与吴三桂的一场血战,双方万余战死士兵的残骸被好心人集中起来不分彼此垒成万人坟,曾经的水西王国再没有多少古战场的遗迹足以引起后人的凭吊兴趣。在降清之后又萌反清的吴三桂眼里,水西这块兵家眼中的宝地自然是他垂涎的目标。为了一己之私,他不仅诬陷在任土司安坤谋反而大军压境,那场血战之后还将土司政权完全分化瓦解。尽管吴三桂阴谋败露之后皇帝亲自下诏对安氏进行平反,让安坤的后人袭职,这个存续了一千四百余年的王国,还是每况愈下,最后曲终人散。

水西王国消逝了,然而,水西统治者当中那些杰出的女性,却让后人不时的想起。

继夫袭职摄政的奢及是水西女性中比较特出的一位。由于拒绝率军随元朝军队远征别国,奢及统治下的水西土地遭遇了元军屯兵驻扎、肆意掠夺压迫的厄运。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奢及率众奋起反抗,最后在八省大军的“围剿”下,在战斗中壮烈牺牲。可以说这是水西王国罕有的一位敢作敢为、宁死不屈的巾帼豪杰。

另一位继夫袭职摄政的水西杰出女性是奢香,她生活于距奢及几十年之后的明代初年,更是水西统治者中的一位奇女子。为了维护一方的安宁,奢香曾经忍受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屈辱。

当时的贵州都指挥使马晔立功心切,为了升迁,不惜故意寻衅,找借口侮辱奢香,以求趁机征伐。面对当今男性都难以承受的“裸挞”鞭刑,奢香以国家安定的大局为重,不仅忍辱承受了,还竭力劝说为她打抱不平、准备揭竿起事的四十八个部落,从而避免了一场针对水西的血腥杀戮。遭受屈辱的翌年,奢香亲赴朝廷揭发,马姓官员才遭到了应有的惩处;之后,她本人也得到了来自朝廷的嘉勉。这是后话。

奢香这位水西奇女子至今能被后人铭记,在于她留下的许多值得讴歌的胜迹,在于她对贵州驿道建设等方面的大力投入,在于这一投入而加强的与内地中央政权的联系和沟通,在于水西这块土地在她的治理下得到的巨大改观……

可惜天不作美,正值盛年的奢香骤然而逝,定格给后人的是一个永远三十五岁的年轻的身影……

独倚船栏,巨崖之上的水西姑娘不知何时已在游船的顺水行进中悄然远去。我当然知道这无名无姓且头饰模糊的“水西姑娘”,与历史上的水西女子毫无关联,何况是镶嵌在水东崖壁上的想象图景。难能可贵,她至少印证了取名者对水西历史的记忆与在乎,反映了某种值得肯定的悠远的思古情怀。

暂时看不出水东的努力。在水西,情形可不太一样,正在建设中的民族风情园,尽管看不出具体的民族特色,但从水上看去,正大门的牛图腾、大鼓、芦笙、日月星光,都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彰显。民族风情园前面,供游船停靠而尚未动工的一段河湾,被船家誉为“贵州未来最大的码头”。此话虽然引起一片笑声,但不能不说,他的自豪与自信,对我们是有些感染力的。

在我们的目光无法从东风湖穿越的水西政权中心遗址所在地——大方县,据了解,曾经的水西文化正在当地人的努力下,处于不断的重现当中,包括奢香夫人的许多胜迹,许多感人故事,包括已经复原的奢香夫人的官署——巍巍九重衙,包括正在筹拍中的电视剧《奢香夫人》……

过去的毕竟归属于历史,水西文化的进一步发掘,东风湖魅力的进一步展示,都让我们拭目憧憬——

这里,应该会有一个更好的明天。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