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玉山真人的原创博客

闲暇时抒写某些顿悟或渐悟,拍摄某些动物与静物。这一隅,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晏子的公仆心,二千五百年难解之谜  

2010-07-15 22:55:55|  分类: 醉看尘嚣[原创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千五百年前的战国时期,一度强盛的齐国,无师自通,缔造了“强拆”这种物事。这物事,看成“事件”也可以,因为它具备了泾渭分明的两方当事人,强势一方的当事人属于国家高层领导——齐国宰相晏子;弱势一方则是他的邻居,一些普通得没有名字的黎民。然而在晏婴毫无私心也绝不贪婪、以人为本的公仆心主导下,“事件”朝着民生方向发展,获得了一个在今天看来仍算美好的结局。

大致情形是这样的:大约是从国家颜面的高度着眼,宰相晏子该有一幢像样的官邸,但他一直拒绝齐景公的美意不愿改变。为了实现国家计划,齐景公心系“国计”而对民生有所忽略。趁着晏子出访晋国的机会,他派人强行拆除了与晏子比邻而居的那些百姓的民房,把晏子的住宅扩建成了又宽敞又气派的官邸。等晏子访问归来,这一切都成定局了,但他并没有被感动。出于礼节,他先是拜谢了这来自国君的赏赐,然后,毫不犹豫的拆除了它,接着按原样重修民宅,再次召回那些被赶走的拆迁户。而他对自己的住宅,也同样还原成了狭小潮湿周围嘈杂不堪的老样子。他的理由很朴实:住在一个地方是否舒畅,关键在于毗邻的邻居,而不是自己的房子。

当然,为了让齐景公有个台阶可下,在这过程中他还请了一位叫做陈桓子的人去“攻关”,帮忙斡旋,才最终获得了齐景公的首肯。

以上内容见《晏子春秋·内篇杂下第六》(卷第六),《景公毁晏子邻以益其宅晏子因陈桓子以辞第二十二》那一节,全文篇幅很短:

晏子使晋,景公更其宅,反则成矣。既拜,乃毁之,而为里室,皆如其旧,则使宅人反之。且“谚曰:‘非宅是卜,维邻是卜。’二三子先卜邻矣,违卜不祥。君子不犯非礼,小人不犯不祥,古之制也,吾敢违诸乎?”卒复其旧宅,公弗许。因陈桓子以请,乃许之。

为了让自己的江山固若金汤,并非明君的齐景公对身为宰相的晏子,关怀也算是周详备至的了:发现他的温饱问题尚未解决,就给他封地;发现他的生活窘迫,就用钱财资助他:发现他的专车破败,多次坚持给他更换;觉得他的妻子老丑,甚至把爱女许给他;……。仅仅是在住房问题上,也予以了不遗余力的关照:安排他搬家,住更好的房子;如上文,趁他出访时拆掉他的旧房进行扩建;甚至于让他把居所修建到宫廷内……。可惜对这些来自国家最高领导的赏赐,同样身居庙堂之高却异常清贫的晏子没有一样接受,全都无一例外的委婉拒绝了。

我们一般都只知道晏子敏捷过人的应变能力,其实,他还是一位忠于君王、勤于国事、热爱人民的具有公仆意识的好官。对处境,他知足常乐,不贪心,努力克己奉公;对上级的威权,他不阿谀、不惧怕;对于百姓,他满怀怜悯,不逞强权,不作威福,能设身处地考虑他们的艰难处境。这位行事低调的国家宰辅,甚至用自己的身体力行,感化了自己那位曾经不可一世的专职马车司机,使他洗心革面,最终也锻炼成了一位对官家有用的公职人员。

在传记里,晏子是一位几乎没有任何瑕疵的完人,完美到让人对《晏子春秋》的记述生疑的地步。然而,哪怕是小说家言,着意美化晏子,至多也不过是对细节的润饰,我们宁愿相信故事的框架是真实的,些微的疑问,都未免显得有点多余。他不贪婪、不昏庸、不暴戾,对上不卑对下不亢,凭着对国家的忠诚与对百姓的热爱,先后效力于齐国的灵公、庄公、景公三位君王,时间长达五十余年,其中效力于齐景公年限最长,达四十余年。景公的老子庄公更不是一个明君,傲慢而无知。他不仅听不进晏子的良言相劝,还处处为难晏子,多次削减他的封爵和食邑,致使他辞官而去。随着晏子的辞官,紧接着在齐国发生的第一件震动朝野的大事,便是佞臣崔杼针对庄公的弑君暴行。以被弑的庄公为镜鉴,继位的景公自然不得不时时倚仗晏子。为了权力的久远,景公竭力隐忍,哪怕心怀不满,对晏子也只得“言听计从”,直到晏子死而后已。

无法否认,两千五百多年来,像晏子那样的好官真的太少太少,封建时代自不必说,即如我们所处的这个崭新的时代,被崇高的信仰装满了大脑的大众仆人们,其公仆意识能望其项背者,也数不出几个。

在教化意味颇深的《阅微草堂笔记》里,纪晓岚辑录了这样一则轶闻:

沧州刘上玉孝廉,有书室为狐所据,白昼与人对语,掷瓦石击人,但不睹其形耳。知州平原董思任,良吏也,闻其事,自往驱之。方盛陈人妖异路之理,忽檐际朗然曰:“公为官颇爱民,亦不取钱,故我不敢击公。然公爱民乃好名,不取钱乃畏后患耳,故我亦不避公。公休矣!勿多言取困。” 董狼狈而归,咄咄不怡者数日。

上面是原文,粗略转换成直白些的说法,大意就是:

一位刘姓举人家的书房突然被一只狐狸占据,大白天都敢与人说话。很多人在与狐狸对话时纷纷被瓦砾石块打中,却看不见狐狸的身影。一位以清廉著称的好官叫董思任,听说后就主动去刘家帮助驱赶狐狸。董姓官员刚开始义正词严地指责狐狸,告诫人妖不同道的道理,房檐上突然高声发话:“先生做官很爱百姓,也不贪钱,所以我不敢打先生。可是先生爱百姓是为了博得一个好名声,不贪钱是惧怕以后招致祸患,所以我也不躲您。先生还是算了吧,不要再多饶舌自讨麻烦。”董姓官员无话可答,只好又羞又恼地回去了,弄得好几天都不痛快。

人们一般不善于追问好官之所以“好”的出发点,只看他的现实表现,要么崇敬有加,要么明里惧怕暗中诅咒;狐们则似乎乐于探幽发微,除了看表现,还要看一个好官之所以“好”的内心动因,以此作为敬重或不屑的标准。用狐狸的标准去衡量那位遥远的晏子,凭着他的种种为国操劳的感人事迹,我们实在无法把他和沽名钓誉之徒并列起来,如果只为了一个好名声,那样的“造价”实在是太高了。

往事越千年,再来环视周遭,可以发现,在林立的司法和监管体系里面,被崇高信仰熏陶过且具备极高智商的大众仆人们,最热衷的是竞相把他们的主人踩在脚底下,以显示自己的无上权威。没有进入大众仆人序列毫无官阶者,譬如一个科室的小小头目之辈,也不乏以官人自居者,形状上油头粉面、昂头腆肚;态度上对上司唯唯诺诺、百般巴结,迎合讨好,哪怕违法的事也敢替上司去干,对下属则傲慢无礼,唯我独尊,飞扬跋扈,把下属当作一群傻瓜,为了中饱私囊而不择手段肆意剥夺。种种不堪之举,应算各有侧重的不同个性,其复杂性,夸张点说叫罄竹难书。共性不多,对财物的贪婪是最具特色的一个。因为贪腐而进铁窗,甚至被处以极刑的大众仆人,人们时有见闻,但这没能让那些无厌的大众仆人们引以为戒,他们也会不断吸取倒台者的前车之鉴,但不是为了缩手,而是研究如何更巧妙地伸手,不断在“贪”上狠下功夫,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手法高明,其实是捏起鼻子哄眼睛,自欺欺人。前腐后继的新闻铺天盖地,但人们拍手称快的热情始终不曾降低。所为者何?高智商的大众仆人明知伸手必被捉,但总爱犯伸手甘被捉的低智商错误。

俗语云:好名难得,臭名难背。官人为了自己的清名而故意清廉、故意爱民,让人们觉得他是个好官,只要不是台上说的是一套台下做的另一套,在今天非但不会遭人指责,反而是人们崇敬有加的好同志了。遗憾的是,在我们的真实世界里,有几人敢毫无愧色的来对号入座?

又“返回”到晏子,缺乏崇高信仰的他何以能成为一位鞠躬尽瘁的好官?没有司法部门的威慑、没有纪检部门的监督,没有政治学习的环境,也拒绝了改善生活处境的所有便利,仅凭自律自觉就能很好的约束自己?仅凭一丝善念就能鞠躬尽瘁?

随着会说人话的狐狸精的消遁,对上述疑问,再也没有任何聪颖的动物能用人话来为我们做些剖析了。在这样一种状态下,晏子成为好官的动力,他的公仆心,就注定成了两千五百年以来最为难解之谜。

 

  评论这张
 
阅读(197)|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