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玉山真人的原创博客

闲暇时抒写某些顿悟或渐悟,拍摄某些动物与静物。这一隅,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个别神仙的七分错误(《东游记》漫读之二:陋室参悟)  

2011-11-07 08:49:46|  分类: 醉看尘嚣[原创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神仙都有三分乱,何况是人!”个别耽饮之士为自己的酒后过失辩解时,往往会来上这么一句,试图借助于神仙的错误来提高自己辩解的“底气”。然而这一“理由”往往非但无法提高辩解的“底气”,反而成了别人反对耽饮的充足理由。

神仙的那些“乱”——错误,何止三分?到个别神仙头上,七分都要多,何止错误?可以说就是罪恶。在《八仙出处东游记》这部为八位神仙立传的神话小说里,凡是展开故事情节加以刻画的主角,从人性的善的角度去考查,很少有完全符合人们的善良期望的。下面的例证,不分错与罪,也不分三与七,信手罗列。

铁拐李度费长房,最后一关居然是让对方去吃大便,导致费长房因为恶心吃不下而功亏一篑。不能让费长房升仙也就罢了,放任他擅施法术而被众鬼害死,却是大大的出乎于情理之外。依然是这位位于八仙之首的铁拐李,为了度化钟离权,淡化他的功名心,不仅为处于劣势的三十万吐蕃侵略军出谋划策,竟然还亲自纵火,使五十万处于优势即将获胜的汉军士兵死伤无数。如此草菅人命,究竟符合那一款天条?这样的行径岂止是错误?

张果老在八仙中“春秋高大”,阅历不浅,却显得心胸狭隘,被叶法善这样一个道行区区的凡人泄露了自己的出身,居然恼羞成怒,立马报复,将他整死,弄得贵为九五之尊的唐玄宗又是脱帽又是脱鞋,纡尊降贵的苦苦求情才肯放过。

即如八仙之上的太上老君,似乎也不够宽容,以下是他的马车司机徐甲向他索要工钱的细节,在前一篇中“浓缩”时出于篇幅的考虑未予体现,这里直接还原:

时老君之御者徐甲,少倾于老君约曰:“愿言钱至关时,当得七百三十万钱。”甲见老君言,道远迫,亟求索钱,老君谓曰:“吾往而取诸国远,当以黄金为值赏你。”甲如约。及至关,饭青牛于野。老君欲试之,乃以吉祥草化为一美女,行至牧牛之所,欲行以言戏甲。甲惑之,欲留,遂负前约。乃诣关令,讼老君,索佣钱。老君谓甲曰:“汝随我二百余年,汝久应死,吾以太玄生符与汝,所以得生至今日。汝何不念此,而乃讼吾?”言讫,符自甲口中飞出,丹篆如新。甲即成一团白骨。喜乃为甲叩头,请赦其罪,以求更生。老君复以太玄生符投之,甲即立生。喜乃以钱偿甲而礼遣之。

从这里来看,老君未免过于小气,睚眦必报,反倒是徒弟比师父还要宽容、大度,不和凡人一般见识。  

形象最不统一的,大约要算吕洞宾了。从最先的落魄书生,到初遇仙缘时的心存善念,居然发展到成仙后的好胜斗气,滥杀无辜,视人命如草芥。辽宋之间的战争同样是一场侵略战争,像铁拐李那样,吕洞宾居然同样是站在侵略者一边,助纣为虐。不过,与铁拐李的帮助吐蕃相比较,区别当然也是明显的:目的不同——铁拐李是为了度化钟离权,吕洞宾则是为了用自己的法术否定师父钟离权的“气数”说;手段更为毒辣——两军交战当然会有死伤,但吕洞宾为了增加胜算,不惜倒着活埋了七个无辜的怀孕女子;结果自然也不同——铁拐李实现了度化钟离权的目的,吕洞宾却灰头土脸地被师父带上天。

八仙中当然并非个个都有严重的错误或罪恶,比如蓝采和、何仙姑、韩湘子、曹国舅几位,就没有,但他们的事迹在故事中相对太少,他们的形象也几乎没有树立起来。

需要说明的是,有错误的神仙是个别的,有罪恶的神仙更加个别,完全代表不了神仙的主流,这就是本文题目中强调“个别”的原因,然而,个别至少也意味着存在。个别神仙那些“个别的”错误或者是罪恶,能够给广大神仙哪些启示呢?

第一、对上,要善于忍辱。

得道之前,要能忍受种种屈辱,特别是在关键时刻,人格的,身体的都一样。费长房的失败,在于他没法在最后一关忍下吃大便的辱,导致仙人做不了,连凡人也做不成。

第二、对下,要心肠毒辣。

别太把人当人。人们喜欢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来说明某个人的强势地位。就某个人来说,他下面的万人甚至更多的人,绝对比不上他上面的一人甚至更少的人。铁拐李让五十万汉军死伤无数,吕洞宾助纣为虐残害无辜,就是因为这里的“人”——无非是他们下面的万人或是更多的人而已。他们没受到任何责罚,甚至没有受到良心谴责,就是一个明证。

第三、坚持走好上层路线。

下面一首词,词牌叫做《千秋岁》,在小说中,属于太上老君的作品:

昆仑日暖,阆苑风光好。玉楼醉,玄女傅朱颜,顿觉乌云晓,增纤巧;人在也,荣华南极祥光绕。位比东王老,历万劫而不朽,瑶池台上司阴教。钧天诸品,就赞乾坤自悠久;今朝海鹤添筹,莫惜金樽倒。

西王母的寿诞要举办蟠桃会,八仙无好礼相送,便去求助于老君,于是得到了这首溢满祝福与炫耀的词。不去研究这是老君的亲为还是手下人的捉刀,所谓乐极生悲,八仙因为贺仪得到西王母的高度赞扬而过分陶醉,恰巧应了老君那句“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的古训,绕道东海去观光,惹出了大麻烦。

第四、没事别惹强二代。

平心而论,八仙醉游东海,毫无惹事生非的意图,跟东海龙王一家矛盾冲突的产生,在于龙二代的贪得无厌。八仙反击没错,反击过当也约等于没错,错在被弄死的两个龙王太子不是他们下面那万人或更多的人,而是他们上面(至少是平级)一人或更少的人,于是大祸临头了。

虽然有老孙站在八仙一边,危急时刻抡起千钧帮打退了天兵,但矛盾的最终解决,却有赖于如来和老君两位高层领导对观音的建议加以采纳,使两败俱伤的矛盾双方,以各打五小板的处理方式结束了纷争。这是后话。

第五、必要时搬出“高层”。

八仙跟龙王一家的纷争,如果没有如来和老君的出面干预,没有观音的积极斡旋,纵然有万千理由,他们面临的也定然是灭顶之灾,最后得到“谪降一等”的象征性处罚,和他们一直走好上层关系是分不开的。老孙那一棒打下去,十几万天兵非死即伤,却没遭到半点问责处理,连诫勉谈话都不曾遇到,固然跟他的斗战胜佛这一高层次地位密切相关,跟他多年积累下来的处世经验难道就没有联系?

不能跟着神仙走得太远,回到人吧!作为万人之一的凡人,我们又能从个别神仙的错误或罪恶中得到什么启示呢?睿智如本文的或然的读者,清醒如本文的已然的作者,都知道神仙的功与过、对与错,完全决定于小说作者的好恶和取舍,或者是一时间的心血来潮。如同科学家穷尽高超的科技手段目前也无法感知外星人的存在那样,我们更不可能凭着浅薄的认知常识领略到高居于九天之上各路神仙的威仪。既然这样,神仙的正确或错误、功德或罪恶又从何说起呢?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对于个别神仙的过失,我们兴许是想要捕风捉影而不可得了。

领略不到神仙的威仪似乎是一个遗憾,不过这不能成为任何具有正常思维活动的人迷失自我的理由,因为,仅仅从人的角度,善与恶,美与丑,廉与贪,都不乏许许多多现成的行事准则和价值取向供我们去选取和追寻,这里当然还包括某些强势者因缺失敬畏心,最终自取灭亡的行径。见仁见智,此处不搞道德说教,只需理解这点就行——

神仙离我们,实在是太渺远了,不值得作为为善或作恶的参照,一切都得依靠自己,做出或明智或聪明过头的决策。诚如老人家一位朋友说的:“只信自己。”若能做到清醒地“信”,理性地“行”,当然是最好的了。

是为陋室参悟所得,聊博朋辈一哂。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