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玉山真人的原创博客

闲暇时抒写某些顿悟或渐悟,拍摄某些动物与静物。这一隅,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情怯格桑花  

2011-12-24 15:27:54|  分类: 悠然一心[原创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情怯格桑花 - 李玉真 - 玉山真人的原创博客 

      丽江东巴谷停车场人像背景中的格桑花(原图片一角)

情怯格桑花 - 李玉真 - 玉山真人的原创博客

                                                格桑花图片1(源自网络,若图片所有人拒绝引用,请留言告知)

情怯格桑花 - 李玉真 - 玉山真人的原创博客

                                              格桑花图片2(源自网络,若图片所有人拒绝引用,请留言告知)

从书本上、从歌声中,一直都知道,但也仅仅知道,格桑花是草原或雪域高原上一种耐寒却并不名贵的花儿。耐寒,无须多说,应该可以跟梅花有一比;不名贵,是说她的“身价”毫不高昂,很寻常。不过,在平常的臆想中,总觉得,要想一览这“寻常”似乎并不寻常,非亲涉冰雪高寒而不可得,因为她给人的一直就是在几千米海拔之上跟冰雪伴生的圣洁形象。感叹格桑花顽强的同时,更多的是心仪她的纯洁。“不受尘埃半点侵”,大约可以用来作为格桑花象征意味的绝佳写照。然而,滚滚红尘,在横流的物欲里,自惭凡俗,情怯于衷,便不敢有一睹格桑花芳容的份外之想。

于是,在八月的丽江,在海拔两千多米的丽江东巴谷,在黔地燠热的背景下须得穿上夹衣方能忍耐的这个寒凉世界,我忽略了眼前真实绽放的格桑花……

从停车场出发,在通往东巴谷深处的电瓶车上,不时可以发现路两旁那些纤细的绿叶丛中,总会偶尔晃过一些红色或白色的小花。并不怀疑那不过是些在山间见惯不怪的野草闲花,因此目之所及,毫无感想,往返两趟都视若无睹。

从谷中返回到东巴谷停车场时,还有半小时左右的空闲时间,有人就三三两两的相约购物、闲逛或拍照。癖好使然,我属于最后一种情形,提醒别人调整拍照姿势的时候,我居然又一次发现了那或红或白的小花,稀疏地绽放在晨露晶莹的纤弱的绿叶丛中。从导游的解说中,知道玉龙雪山就在视野之内,然而,身旁几个人都不知道东西南北,加上所有的高山都隐没在缭绕的云雾中,别说雪景,连山的轮廓都难以辨别。

感觉是,这里海拔不低,却跟雪域高原沾不上边。

再次觉得,草丛里那些花朵,不过是些山野中的凡品,随处可得,俯拾即是。在主观意念左右之下,不仅没有打开镜头盖,没有朝前走几步俯身看个真切,甚至,没有对那些花多瞟一眼。

毫无悬念地结束了旅程,返家,杂务缠身,劳作之余抽空编辑视频,东巴谷中那些印象并不深刻的花儿,似乎早已成为过眼云烟。一次,重新检点那些视频片段,重睹视频背景中那些身影朦胧的“旧时花”,不觉突发奇想:这莫非就是早已“稔熟”于心而又陌生的高原之花——格桑花吗?迫不及待地四处查询,居然不出所料:有图有文字,还真的就是心仪已久的高原格桑花!近在咫尺而失之交臂的格桑花!顿足懊悔之余,萦绕心间的就剩下一丝久久的沮丧,一缕深深的惆怅……

时隔将近半载,僻居的黔地山中早已是深冬了,高原上的格桑花,是否一如既往地绽放如昔呢?我的镜头已然错过那弥足珍贵的倩影,借助于别人的视角便成为一种无奈而折中的选择。情怯虽在,心仪不减,不觉又想:粗率如我,几时才能够重睹高原之下那些小小的、真实绽放的纯洁的格桑花呢?

 

  评论这张
 
阅读(233)|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