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玉山真人的原创博客

闲暇时抒写某些顿悟或渐悟,拍摄某些动物与静物。这一隅,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蝜蝂和他的子孙们  

2012-11-28 21:41:37|  分类: 醉看尘嚣[原创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蝜蝂和他的子孙们 - 李玉真 - 玉山真人的原创博客蝜蝂和他的子孙们 - 李玉真 - 玉山真人的原创博客蝜蝂和他的子孙们 - 李玉真 - 玉山真人的原创博客

(第一张图片为博主收到的QQ群消息截图;第二、三图片为网上搜集,有权属异议敬请告知)

最早知道蝜蝂,是在柳宗元笔下那篇专门为它立传的小品文《蝜蝂传》中。不清楚它的外形与个头,但那小小虫儿的贪婪特色,总觉得一直跃然纸上,多年来记忆犹新。

近日无意间从《柳宗元集》第四集中邂逅了这篇短文,不觉又平添了几分感慨——这小小虫儿不懂得轻装前进,对那些身外物不管是否对自己真正有用,都要动辄据为己有,甚至于为那些无益的外物葬送身家性命也在所不惜,真的可叹可怜复可悲!转而又想,这些小小虫儿毕竟是低智商的动物,它们不懂文化,没有学识,遑论更高深的理论修养和训诫别人的凛然大义。贪婪,别人未必受损;殒命,别人也未必同情。这大概就是它们身处低级状态的宿命。

还没来得及从对蝜蝂的叹息中回过神来,电视新闻里传来了央视的权威报道:在东北某地做官时业已劣迹斑斑的B氏,不光受贿涉嫌贪腐,还与多名异性发生或保持不正当关系。这些劣迹不可谓不昭彰,但到底是新近查实的还是虚构罗织的,似乎从哪个方面进行理解都会陷入一个怪圈——若是B氏倒下后罗织的罪名,一是跟我们所处的法治时代相矛盾,再者也跟逐渐清明的政治空气相违背;若说这些劣迹是真实存在的,B氏何以能继续平步青云,一路高歌猛进,直至成为威镇一方的“封疆大吏”?

有句俗谚叫做“拔出萝卜带出泥”,在B氏连锁事件中,曾经是他得力干将的W氏无疑是那根被最早拔出的萝卜。撇开“内讧”、“窝里反”之类的解读版本及官场牺牲品的揣测,野老认为,W氏及其党徒的倒下决不能简单归功于法治的胜利,而是似乎存在若干个基于“假如”的偶然:

假如W氏自身非常干净,假如在仕途上B氏没有对W氏“恩重如山”,假如B氏在帮忙“顺利”搞定B氏妻子的杀人案之后没有跟她翻脸成仇,假如B氏沉得住气君子动口不动手,假如W氏向B氏“汇报”案情没有挨那一记(?)耳光,假如W氏接下来的工作岗位没有发生非常突然的改换,假如W氏没有在惶惶不安之际选择“投敌”,假如W氏的行径没有造成恶劣的国际影响……

假如似乎有点多,但似乎没有哪一项多余。

如果没有上述假如,B氏跟其朋党按时弹冠相庆的场景,似乎是没有悬念的,尽管有人预测他的做派必将带来又一场浩劫,尽管有人一直隐匿着他的斑斑劣迹。

B氏比蝜蝂高明多了,后者没有的优点他无不具备,有过之而无不及。比如蝜蝂只懂得靠体力去占有而不去巧取豪夺,它的财产不需要任何公示,明眼人一看便知;B氏则不然,他的脚印经过了刻意的清洗,形象光彩照人,说教语重心长,理论莫测高深,让普通受众不得不仰头佩服、顶礼膜拜。

真相多半会大白于天下,人们对小小蝜蝂跟煌煌贵胄之间的联系与区别,似乎越来越模糊起来。惯有的认知常识,也似乎遭逢了不应有的颠覆。

对人来说,名是累赘,利是累赘。求名或许会雅一些,纵然不择手段,遭到的恶报最多也不过是“名”被褫夺而已,无损于自由和生命。对于“利”的追随,许多人的念头就要炽烈得多,为了得到“利”——金钱、奇珍,香车、美人,必须预先获得入场券——权。大约没有谁不懂这个道理,对一些肥缺的买与卖早已成了约定俗成的显规则,一些不肥的缺,也是要花一番心思才能弄到手的。然而,偏偏就有些所谓的公仆误以为别人不知道,不仅满口主义信仰,偏还要装出满肚皮仁义道德的样子,目空四海而不知足。有的聪明过人者还颇有远见,试图荫及其子孙,谁知未尝让其受用,早已是祸及自身,连累子孙无辜受累,万劫难复。

科技在发展,时代在前进,任你学富五车,赢不了一枚瘦小的U盘;任你天花乱坠,骗不了一众雪亮的眼睛。不必自视过高,也不必鄙视小小蝜蝂。劳心劳力聚集财富无可厚非,位高权重趁着无人敢于监管大肆捞取,把别人都当成聋子、瞎子和哑子,跟蝜蝂的负重招摇实在是没有多大区别,蝜蝂若有知,反过来也必将大大的不屑。——低级的蝜蝂跟它高级的子孙相比,谁能幸运地成为最后真正的优胜者呢?

悲乎!贪者虐者凭借智商情商之高、权位气焰之盛、理论修养之深、口头信仰之诚,竟无法超越于蝜蝂的泥虫小智!谁清谁浊,谁醉谁醒,屈夫子的自诩,谁能轻易否定?

附《蝜蝂传》原文蝜蝂者,善负小虫也。行遇物,辄持取,其首负之。背愈重,虽困剧不止也。其背甚涩,物积因不散,卒踬仆不能起。人或怜之,为去其负。苟能行,又持取如故。又好上高,极其力不已,至坠地死。

   今世之嗜取者,遇货不避,以厚其室,不知为己所累,唯恐其不积。及其怠而踬也,黜弃之,迁徙之,亦以病矣。苟能起,又不艾。日思高其位,大其禄,而贪取滋甚,以近于危坠,观前之死亡不知戒。虽其形魁然大者也,其名人也,而智则小虫也,亦足哀夫!

  评论这张
 
阅读(26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