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玉山真人的原创博客

闲暇时抒写某些顿悟或渐悟,拍摄某些动物与静物。这一隅,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说“×”  

2012-12-21 22:36:06|  分类: 醉看尘嚣[原创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 - 李玉真 - 玉山真人的原创博客

是人都会做事情,只要做事情就总会存在对错之分。努力扬长避短,人之常情;当一些人自律性比较差的时候,需要别人来帮助判断,提醒改正,进行监督,也应该得到理解。当有的错误太大不被社会、法制理解或谅解的时候,谴责或“法治”便会成为预料中的候选处罚方式。谴责当然是从道德层面通过舆论加以“挞伐”,提到“法治”,则民事、行政、治安、刑事等等都在所列,因此古往今来世界各国都有阵容强大的司法机构各司其职。

古人云:“人之初,性本善。”这话卓然成理,因为孩子们尚未来得及接受恶的思想情感的熏陶和恶的行为习惯的濡染,不过这不等于他们无心的举止中可以彻底避免客观上的错失,甚至是大错。这里不探讨他们天性中的顽皮或者顽劣,只说他们的学业。换言之,只探讨他们在学习书本知识过程中出现的错误该怎样认识和对待的问题。

学生的作业做对了,打上一个/些“√”,另外再加上分数或评价等级,表示一种嘉许;学生的作业错了,用一个/些“×”来进行提醒,从而要求改正。“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同样是古人说的。教师对学生的作业评判采取对打“√”、错打“×”的方式,应该说数十年来已经约定俗成,早已是天经地义之事,包括一些试卷上的判断题也明确规定要如此操作。教书的习以为常,读书的见惯不怪,这些小小的“×”,并没有影响一拨又一拨的学生学有所成,更不会阻碍他们踏入社会成为栋梁之才。

我们这个世界总是不乏试图标新立异者。不久前,一位远方的执教者得到一个并不直接更没有公文可以佐证的口信:不准再在学生的作业本上打“×”!问理由,大致有两点:一是挫伤他们的自尊心,二是打击他们的积极性。再问解决的办法,答曰:对学生的错误,可以采用画“○”或“﹎”的方式进行,总之就是不能打“×”。执教者无条件地缴械之后,接着是上峰的推而广之,连绝不会返还给学生甚至包括任课教师都无法见到的学年/学期考试卷也一律不准打“×”,必须用画“○”或“﹎”的方式标记错误之处。

虽然看不到一纸公文,据说前来对那位执教者与她的同事耳提面命的情形却委实不少,言辞谆谆,络绎不绝。遗憾的是老人家这边厢无缘当面聆听教诲。并非心怀辩驳的兴致,而是试图让远方的标新者明白:正如没有丑陋的正确那样,“美丽的错误”同样地是不存在的;或者说,“美丽的错误”只能是人为地粉饰出来的,不管外在如何美丽,它永远改变不了错误的本质。成年人辨别是非对错的能力尚且不尽如人意,有的因为小错不断大错接踵,吃尽了错误的苦果最后悔青了肠子,难不成要让孩子尝试“错误的快乐”以便今后在人生的道路上错上加错?除非他/她今后身居要津有利用价值,有人乐意为他/她的错误暂时买单,否则,错误的苦果或恶果都只能是自己品尝。

对学生作业错误进行书面标记,不管用什么符号都只能是一个抽象的符号,它的意义不在于好看与否,而在于人们的主观赋予。我们可以作一番美丽的设想:执教者个个都是绘画天才,对学生作业本上的错误,通过画梅花的方式来表现,每画一朵鲜活动人的梅花,就表明他/她的作业错了一处。在得知梅花仅仅代表作业出错的情况下,估计没有哪一个思维正常的学生会因为作业本上繁花耀眼而兴高采烈,他们的监护人估计也高兴不起来。

不妨再来一个疯狂奇想:某个发疯的校外机构通过发苹果的方式来“展示”孩子的错误,规定每骂一次人打一场架都惩罚性地发给不同数量的苹果,性质越严重发放数量越多;又假设一定会有某些垂涎于苹果美味的孩子主动犯错去获得苹果。可以预料,最大的可能是他们见好就收,不会留下多余的苹果作为错误的证据。即使有个别孩子贪心不足获得了满箩满筐的苹果,他们也不会提回家跟家人一道分享,因为哪怕再甘美,这个苹果代表的意义也不过是——错误!

可能会有人斥责这个比喻的荒唐,可是,在未来的道路上等待着孩子们的何止是有形的苹果!金钱、奇珍、名表、高楼……,难道不是高悬在成年人世界里这些有形或无形的各式“苹果”,让一茬茬的贵人朝着错误的方向倒了下去?

还是回到本题。用符号来为学生的作业标记错误,可以说是小而又小的事情,只要不违公序良俗就行,只要易于理解就行,不管用什么方式、符号或文字,应该都是无可厚非的。老人家一直都这样想,而且坚持认为,虽非英雄,所见未必不同。问题似乎在于,一些管理者或从管理者的用心颇让人费解:他们可以对体罚(包括专门家们前些年创造出来的所谓“心罚”)行为不管不问,可以对敷衍塞责视若无睹,更可以对歧视学生的行为贵手高抬,就是容不下这小小的“×”。

孩子们需要呵护,但呵护的应该是他们的心灵,这里的呵护心灵当然包括教会他们正确认识和对待错误,从而改正错误,却不能是呵护他们的错误本身,帮助他们粉饰错误、包装错误,使他们觉得自己永远都是对的,在今后的人生道路上滑向以错为对、以错为荣的认识误区,或者是哪怕一点小小的挫折都承受不了。

对学生的学业,比对与错的符号标记更重要的问题,是如何评价的问题。五分制、百分制都是沿用了多年的老办法,尤其是后者,但据说“法久弊生”: 这种评价方式无法反应“过程”。专门家们的意见被认为是成立的,于是对教师的“教”和学生的“学”,都引入了“过程性评价”,这确实能够让执教者在某种程度上反思自己的 “所得”和“不足”之处。然而,很多地方的执教者在口头认可接受这个指令的同时,行动上却另行其是。原因很简单:首先是“过程性评价”要增加数倍甚至十数倍的工作量,然而面对的却是一堆堆表格文字无法“量化”、结果依然事与愿违的事实。其次是“过程性评价”只能跟被评者的“纵向”情况作对比,要跟别人进行横向比较以分出高下优劣,是较难胜任的。于是乎,“过程性评价”所形成的资料,在许多地方仅仅成了给评价者检查工作时抽样的摆设,在具体的教学活动中作用有限,执教者能够身体力行完全做到的更属凤毛麟角。

对学生作业,除了上面提到的“五分”和“百分”两种“量化”制评价方式之外,较为流行的还有两种被称为“等级”制的:一种是文字加符号,比如最好的标记为“优”,次好的标记为“优”,第三标记为“优”,往下依次按照“良”、“中”、“差”的顺序递降;另外一种是字母加符号,最好的标记为“A”,次好的为“A”,第三为“A”,往下依次按照“B”、“C”、“D”的顺序递降。实际上,明眼人一看便知,这种等级制不过是脱胎于“量化”制的变种,既没有推陈,也没有出新。“”和“A”都等同于百分制的一百分,其余等次,按照五分一级的标准递降,到“中”或“C”这个级别正好是六十分,再往下,就是所谓不及格了。要说挫伤、打击,“差”和“D”的含义代表“最差”,这才真的是对学生自尊心和积极性的挫伤与打击。庆幸的是,几乎所有的执教者都会自动以“中”或“C”作为下限,“等而下之”者,判而不评。

在如何标记学生作业正确与错误的问题上,有执教者独辟蹊径:用不同的卡通形象来标记。这要算一种新举措,长期效果如何姑且不论,学生的新鲜感一定是有的,为了获得那些个代表作业正确的形象,他们必定会努力改进自己的学习态度;反言之,为了不让不喜欢的角色“占领”自己的作业本,他们一定会小心谨慎克服各种错误。这种做法会使学生有如数家珍的成就感,却会淡化他们的“分数感”,对“应试”是有些不利的。在以应试成绩衡量教学成效且动辄拿薪酬开刀的环境里面,执教者在“量化”制和“等级”制之间如何取舍,还真无法给出一个十全十美的建议。

错误就是错误,正确就是正确,两者泾渭分明,毫不含糊,但是却可以互相转化。让孩子们明白这个道理,帮助他们正确认识错误,扬长避短,在今后的人生道路上少因为贪恋苹果的美味而犯错,比拘泥于一个符号的表达方式要重要得多。正确或错误在符号表达上可以多元化,实在不必锁定某一种或某几种强制推行。

有人说“人生是个美丽的错”,即使在电影里,那也是“别人”说的;现实中的人们为了俘获“美丽”、为了攫夺“苹果”,频频犯错的虽然屡见不见,我们却不可以因此就为孩子们粉饰错误、包装错误,哪怕是对自己的孩子;平心而论,那也是不负责任的行为。

关于“×”的禁令是否会在有朝一日从远方蔓延到老人家这边厢呢?不怀杞人之忧,当一个画梅花的庸才,老人家自诩不乏南郭吹竽之功。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