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玉山真人的原创博客

闲暇时抒写某些顿悟或渐悟,拍摄某些动物与静物。这一隅,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行走在东巴谷  

2012-05-27 10:28:26|  分类: 悠然一心[原创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行走在东巴谷 - 李玉真 - 玉山真人的原创博客 

行走在东巴谷 - 李玉真 - 玉山真人的原创博客

          (自制视频截图) 
 

到达丽江的当晚,夜雨淅沥,直到天明也没有放晴的迹象,但一行人第二天早上还是在规定的时间集中坐车,按预定计划去东巴谷。导游提醒:东巴谷气温很低,为避免感冒,每个人最好添一件衣服,如果需要,他可以帮忙联系去租借,三十块钱一件,回来归还衣服时再付钱。除了少数长者无动于衷之外,主动报名者颇多。野老不怕冷,但担心感冒,也就从众,临时要了一件外衣套在身上。

两辆客车沿着一条大致朝东北的公路前进,大约一小时不到便到了东巴谷停车场。不大的景区售票厅拥挤着不少的游客,使得接踵摩肩购票的游客队伍被一些细线分隔成多个首尾相接的“S”型,在厅内慢慢蠕动。好不容易购到票,从售票厅出口坐电瓶车出发,拐向北面,向谷中方向快速行进。一路上绿意盎然,绿意中不时有点点红花飞驰而过,后来才知道那就是早已慕名的高原格桑花,近距离失之交臂,至今依然惋惜。

东巴谷还有个诱人的名称:裸美乐大峡谷。据说这个名称是纳西语的音译,是“好大一个谷”的意思,何以会选择这几个让人浮想的汉字来表音,不得而知,只知道这是个大峡谷,按照资料上说的,长达七八公里,是远古造山运动所形成的大裂谷。根据野老私底下的理解,裸美乐应该是峡谷的总名,而东巴谷只不过是已经对游人开放的裸美乐大峡谷最南端的一段。电瓶车送到谷口,野老和几位同伴随便跟了一位谷中的导游,沿着大致朝北的方向,走走停停,一路看去。

我们跟随的导游是个大约十七八岁的小姑娘,讲解的语速较快,有时几乎不怎么懂得讲解的内容。大伙来到峡谷东面的一处崖壁下,在几根黑色的木柱前听讲。崖壁上略微凹陷的地方画着一幅迥异于内地的佛像:周身靛蓝,肚腹裸露,披着红衣坐在莲台上,从表情上看却似乎稚气未脱。在其上方有一个类似于太极八卦的图案,周围呈八边形,每边都有由长短不同的“横”组合成的含义不同的符号,中间却不是太极“阴阳鱼”,而是一个高度大于宽度的长方形图案,类似于一个转经筒。导游将这个图案解说成“乾威(音)八卦图”,就这点而言,大约是对中原道家文化的某种改造。佛像下面有香案,青烟袅袅,一派氤氲。再往前,两排架子上是游客的手摩挲得发亮的几个转经筒,导游一边转动它们,一边用半说半唱的语调唪诵“唵嘛呢叭咪吽”六字真言,游客跟着转动,学舌逼真的似乎不多。前行几步,有转经洞,里面的转经筒高大亮丽得多,可以用金碧辉煌来形容,但好像没有人乐意朝前多走几步进去转动一下。

沿着峡谷再往前,凹凸不平的崖壁上有一条长长的红绸在蜿蜒盘旋,十足的一条红龙。导游解释,这里就是十八罗汉显影图,又叫佛缘壁,会随天气变化而显出不同的颜色,跟佛有缘的人可以找到他们。“大家看看,上面那个黑色的是不是有点像观音呢?”导游话音未落,一位女士马上接嘴:“是的!”弄得导游都有点不自在,赶忙说:“不可能完全像,是要靠想象的。”

一路行进,峡谷西面高处的岩洞外突然有人发出“亚哈亚哈”的高喊,并且不停地挥手。导游说这是他留人,属于彝族的一个支系,人口有四千五百多,他们是在打招呼问好。于是大伙跟着导游一起挥手,一起“亚哈”。

继续往前,“民族广场”几个汉字高高“横亘”在一个牛头骷髅上方,似乎这才算正式到了谷中。大门两旁是一副对联,各用东巴象形文字写在圆形的木板上,用细绳串起来,像两串飘动的灯笼。经过导游的翻译,才知道对联的含义是“唱唱跳跳身体好,说说笑笑生活好”。

进了只有框架的“大门”,西侧立即出现一间不大的青砖瓦房,四周屋檐下挂满了红通通的辣椒和黄澄澄的玉米,给人五谷丰登的喜庆气象。稍往前,东侧的高处,是一个亭子类的建筑,里面放了一面大鼓,专人照料,可以付费敲击。对着的西面也是一个风格相当一致的亭子,不过要活跃得多。西面亭子的栏杆上绑了一架没有安上犁铧的犁头,一位身着天蓝色长衫的普米族老人握着犁把手悠悠晃动,高声吆喝着模仿虚拟的“耕”地场景,役使耕牛的口令却丝毫不像内地的那般短促有力、简捷明快,而是声音悠扬,迂回婉转,简直就是一种歌谣,让人眼界大开。在真实劳动中,耕牛受到他的歌声感染,到底会努力耕地呢还是会站着欣赏,没法想象,柱子上的对联倒是凸显出一份相当的自信:“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不过,这“曲”或许指的是笛子曲,因为老人身板还有一位年轻男子,在老人表演耕地的间隙偶尔吹奏。

又往前走百十步,发现曾经驰名滇省的茶马古道,在谷中得以片段式的复原:东侧的崖壁下有一段可容人通过的岩缝,大约二十来米长的样子,岩缝中间空旷之处被“返古”成茶马古道的一个客栈,游人可以鱼贯而入,和里面七十来岁的马“锅头合”影留念,适当给他一点零钱,然后往前鱼贯而出。可能是因为光线太暗,加上雨滴四溅的影响,合影的人几乎没有,稍微停步的也不多。

一路上,有放在路边供游人“角力”的柴捆,有被装饰成元宝造型的护栏,导游没怎么解说,游客也没怎么缓步。元宝尽头是一个稍高的台子,在两根高高的树杈上有一根横木,横木上用铁链吊着一个巨大的黑色马帮锅,略呈桶状,上下端都较小。锅底下用几根并没有点燃的柴禾模拟正在生火煮饭的情景——这是马帮的主要炊具,看样子解决三五十个人的用餐不成问题。根据文字介绍得知:马帮锅并不随马帮赶路,而是连同别的重要生活物资比如食物和水一起,放在马帮必经之路的某一个固定点上,任何马帮都可以享用,用后再把自己的食物和水等等生活物资放进去,资助后来的马帮。

过了马帮锅之后又是一座亭子,若干浅灰色的绳子从亭子顶上垂下来,上面结着或多或少的疙瘩,文字解释为结绳记事。按照导游的解说,不同的含义仅仅在疙瘩的数量上进行区分,跟疙瘩的形状毫无关系。简单的几句交代之后,导游干脆让游客自己发挥想象去充实结绳的含义,感兴趣的游人并不多,大家并不曾减缓朝前行进的步伐。

继续往前赶,西面的崖壁下,突然凹陷进去,现出一个大厅样的洞穴,被称为“纳西古乐宫”,一种从没听过的乐声从里面飘出。原来这是一群纳西族民间乐手在洞厅演奏着纳西古乐,他们之中有花甲老人,也有年轻小伙,有男士,也有女子。男士蓝衣红褂黑礼帽,女子则是蓝衣白裙戴着不易描摹头饰特色的帽子。一群乐手衣着斑斓,演奏上却异常的专注,整个旋律的音高少有起伏,节奏显得平和而舒缓,这应该是早前听说过的纳西洞经音乐的一部分,可惜对具体的内涵不得而知。演奏欠专注的例外情形也是有的,一位头领模样的乐手就不时的停下手中的木槌,招揽游人加入到他们的队伍中去,装出演奏某种乐器的样子跟他们合影。游人表情的拘谨、动作的僵硬,尤其是着装的反差,无疑都破坏了了旋律的协调性,但无论男游客女游客,乐此不疲者大有人在,合过影,留下一点零钱,算是答谢。

接着向前,西面是一连串用木柱雕刻而成的十二生肖头像,相对于东面十二星座的做工,显得有些粗糙。在这段路上,导游介绍了东巴谷又叫做裸美乐大峡谷,介绍了名称的含义和峡谷的地理特点,但看得出来游客们并不想成为忠实的听众,除了少数女士跟自己的星座合影之外,多数人都是行色匆匆,紧趋慢赶,争先恐后。

“和合苑”,这是即将到达的谷中民族广场的一个小景点的名称,峡谷的东侧有文字作了专门的注解,但是大家的注意力还是集中在西面的文昌洞。

“文昌洞天然显现孔子神像于裸美乐大峡谷”,特制的碑文里一开始就这样介绍,接着介绍了孔子的基本情况,提醒游客多为孩子祈求文笔昌盛所能受到的裨益。不过,要是真的以为孔子在西侧崖壁上的金色浮雕像是天然显现的,就未免让人莞尔了。不过谁都不会公开否认,谁都不会提出质疑,理由便是景点的设计者美好的初衷。孔子的金色浮雕头像下面,是一排雕刻着《论语》的木简,木简左侧是几案,还有如椽的巨笔,周围则是多个卷轴。木简右侧几米之外,伸出一块薄薄的岩石,上面供奉着两尊佛像,香火旺盛,一旁卖香烛的纳西族女子很少闲着。崖壁正上方稍往前一个岩洞便是藏龙洞,一条黑龙伸出头来怒目昂视,森然可怖。龙身和龙尾分处不同的崖壁部位分段显现,给人时隐时现的神秘感,而黑龙周遭的云朵,呈现的却是祥瑞的灵芝模样。

谷中的民族广场一点都不广,从龙头到龙尾的距离就几乎是广场纵深的距离,大约十多米。一位男歌手、两位女歌手在广场后面的台上不停地展示着清脆而高亢的歌喉,不时手舞足蹈,吸引游客前去合影,合影后的顾客自动往他们前面的鼓状盆子里放点零钱作为酬劳。歌手的背后仍是一个亭子样的建筑,旁边是向上的石阶,没有标明“游客止步”之类的字样,但似乎没有人逾越,似乎都觉得越过去便是未经开发的蛮荒之地,虽然都知道走过的这段峡谷最长不过两公里。

在广场上看别人照相,野老自己也照了一些,略作逗留,便沿着原路朝南返回。在一个复式路段绕行东面的通道,便进入龙的传人——百家姓签名簿所在地,绝多数人都可以找到自己的姓氏,然后在相应的草纸本上或郑重或粗率地写上自己的姓名,以示“龙的传人到裸美乐大峡谷一游”。野老也跟别人一样找到自己的姓氏本,签字画押,脑海中浮现的却是黄山铁链上那些游客花了钱的连心锁被景区管理处派人销毁的情景,又想到写一个名字既不暴露隐私,也不像购买连心锁那样需要破费,不觉哑然失笑。

回到谷口处,几个人又登上一辆电瓶车返回东巴广场。时隔很久之后才知道峡谷并不是东巴谷的全部景点,朝南还有匠人街,还有裸美湖,还有吊桥和村落,还有民族风情表演,以及其他种种。部分同伴在从峡谷中返回迷路的情况下一路朝南游历了那些景致,不觉暗羡他们误打误撞,居然有着武陵渔人的幸运。

此行的最大遗憾是没能侥幸地拥有哪怕是一寸阳光。在东巴广场,握相机的手都酸了,天空依然一片纷乱的雨云,致使我们还是没能远远地看上一眼玉龙雪山的丰姿。终于等来最先返回却迷路迟归的兴致勃发的同伴,包括野老在内的流连谷中的几位只好有些意犹未尽地一起乘车返回。

别人在谷中购买其他物件的同时,野老也买了一串铜质风铃,至今依然在窗前叮咚鸣响,多少能从见不到雪山的遗憾中获得一丝些微的安慰。

  评论这张
 
阅读(246)|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