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玉山真人的原创博客

闲暇时抒写某些顿悟或渐悟,拍摄某些动物与静物。这一隅,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有身份”者及其“自证”之“惑”  

2013-05-21 13:32:09|  分类: 醉看尘嚣[原创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有身份”者及其“自证”之“惑” - 李玉真 - 玉山真人的原创博客
对“有身份”者及其“自证”之“惑” - 李玉真 - 玉山真人的原创博客
对“有身份”者及其“自证”之“惑” - 李玉真 - 玉山真人的原创博客
对“有身份”者及其“自证”之“惑” - 李玉真 - 玉山真人的原创博客
对“有身份”者及其“自证”之“惑” - 李玉真 - 玉山真人的原创博客

北方某地一位公务员率领家人到香港因私旅行,据说由于旅游车晚点和驾驶员态度不够好,于是除了向职能部门检举,又是报告警方,又是联系媒体,造势维“权”。面对记者的镜头,公务员本人声泪俱下的诉说不算,更有其妻对自己一家子“有身份”的强调和跟“纯百姓”的界线划分,于是荧屏内外,雷倒了一大片受众。人们对这桩奇闻的关注,不亚于对其他雷人官话的好奇。闲来思之,关于“有身份”的种种困惑,却百思难得一解。

何谓“有身份”?说白了无非就是一些人有钱、有权或兼而有之,具备了在一定范围内恣意凌驾、攫夺的诸多特权。一个人是否“有身份”,似乎不必亲口向谁“自证”,因为这在 “身份”足以影响的范围之内,纯属多余;而在“身份”能够影响的范围之外,无非是徒增笑柄。然而,这样的笑柄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总是时有耳闻,甚至是目睹。

按照老人家片面的理解,只要在物种分类上跻身于人的阵列,不管高矮肥瘦,不管贤愚妍媸,也不管贵贱穷达,就都算是“有身份”。这“身份”承恩于先天的偶然赏赉,得益于法制的必然赋予。生而为人,哪怕是最不济事者,也可以获得一个“公民”身份;“民众”算一个略含贬义的中性词,“人民”算一个略含褒义的中性词,这二者都属于复数,不会让任何个体“有身份”。

如今普遍实行的身份证制度,应该说为各色人等的“有身份”奠定了一个良好的法理基础:那张薄薄的卡片上并不附加诸如职衔、财富以及名望之类的任何身外信息,而只是反映了持证者身份的合法性和唯一性。虽然少数人的五官凭着较高的“出会率”和出镜率而被辖下烂熟于心是一种客观存在,借此招摇过市或飞扬跋扈好像也缺乏必要。

立身成人,先要活着。为了活着,有人挥汗于田野,有人奔波于异乡,有人勤劳诚恳,有人投机取巧——这个时候,是否“有身份”往往是不会被“当事者”所介怀的。比如一个乞讨者面对侮辱,他可以大喊:我是一个有尊严的人!但他绝不会说:我是一个有身份的人。当生计不再成为问题,人们便会产生“活着”之外的追求目标。

这追求目标大体可以归为两类:物质目标,精神目标。两种目标看似毫不相干,但在现实中,一个目标常常会在临近实现之前或完全实现之后,跟另一个产生奇妙的交叉。

先说物质目标。撇开生存质量不论,对大多数人来说,有饭吃,有衣穿,有房住,大约就算解决生计问题了。一些人不甘于平淡,为“有身份”而不断努力。于是,放眼大千世界,我们不难发现富贵者之家门庭若市、拜客熙来攘往的有趣场景:一些人试图到富人那儿去讨一杯残羹,一些人试图到贵人那儿得一缕青眼。他们的努力不是浸润在汗水中,不是蕴含在勤劳里,而是涂抹在毕恭毕敬的脸上,蹀躞在亦步亦趋的脚底,萦绕在诚惶诚恐的心头。由于执着程度不一,多数会无功而返,少数会知难而进。皇天不负后者,进取者中有的居然“准富”着,有的居然“准贵”着。“准富”者兴许代步有豪车,一掷千金豪气万丈;“准贵”者可能行止有风范,名噪一时威震八方。二者罕有泾渭分明之时,多有强强联手、实现双赢之机:一个顶子,一块地皮,或者一项工程,一家企业,胆大的“准富”者都可以买,胆大的“准贵”者都可以卖。这时,曾经的“准富”者或“准贵”者,便会实现双修一跃成为“有身份”的人。

再说精神目标。满足于基本的生存而知足常乐者也是有的,这类人有的甘心于恬静淡泊,有的陶醉于业余爱好,有的投身于某种文化事业,有的跋涉于某种精神孤旅。这一类目标追求,靠的是对寂寞的容忍甚至是喜好、对浮华的视若无睹甚至是畏而远之。我们经常可以在茫茫人海中看见一些信步徜徉的逍遥者,优哉游哉;偶尔可以在僻静山野里发现一些自得其乐的垂钓者,凝神屏气;我们可以领略到一些鬓发皤然的博学者,放下身价启迪后进的风姿;还可以探访到一些理想坚定的探索者,对信仰表现出一种惊人的虔诚。不过,故意把自己打扮成高士,哗众取宠者不在范围,试图跻身富贵行列不得而愤世嫉俗,甚而满肚皮酸葡萄者亦不加讨论,因为这些都不能代表真正的精神目标。

当一些人实现物质目标成为有身份的“准富贵”者或真富贵者之后,往往也会循着风雅者的蛛丝马迹向精神目标进军了。一些恬淡的孜孜求索者倾尽毕生心力尚且与追求中的精神目标相去甚远,何况半道杀出的“准富贵”或真富贵者们?奇妙之处就在这里:道不同者偏可以“相为谋”。尽管这“相为谋”仅仅是一种大家都心照不宣的表演,各路角色依然配合默契。在这默契当中,一方跌进了物质妙境,比如一笔不菲的投入,或者境况的某些改观;相对的另一方则可以轻而易举地登上精神目标的巅峰,获取署名权,甚至是话语权。

两类目标的追求者是否“合污”不敢断言,他们的骨子里不会“同流”,倒是跟“相为谋”的不可能一样,永远不太可能成为事实。原因很简单:物质目标实现的标志,对富者而言至少有金钱,对贵者而言至少有权柄。精神目标的追求对旁人而言,却只是表现为一个充斥着枯燥感的过程,绝不是印一本册子、挂一幅字画、堆一篇文字或凑一首诗歌所能印证的。似乎还可以这样来界定二者的“分野”:物质目标追求物质的档次,凭财富竭力夸耀;精神目标追求精神的雅致,用魅力含蓄体现。因之,二者的所谓“交叉”,充其量是一种交易。

话题不妨扯远一些:今人之所谓“有身份”者,古人称之为“功名富贵”,或者叫做“功名利禄”。对“有身份”的生存状态的追求,在悠远的历史长河中,顺手就可以“捞”出几个。为反映一种真实,这里在展示主人公短暂地“有身份”的同时,顺带着展示他们厄运临身的的惨景——

春秋时期非常“有身份”、曾经位极人臣的文种在帮助越王勾践成功打败夫差之后,本可以接受他的同僚范蠡的劝说远遁江湖。为了继续“有身份”,他无动于衷,最后非但不能“有身份”,而且不能有性命,被勾践威逼自刎而死。

战国末年有功于秦的吕不韦无疑是一名“有身份”的富者,但他不满足,不仅亲自组织了一个庞大的写作班子著书立说,而且通过政治投机,实现了从富者到贵者的“华丽转身”。此君在经济、文化、政治三大领域都算是“有身份”的人,可是,“有身份”的结果是不检点,由此导致秦始皇的不满和接二连三施加惩处,被迫在惊恐不安中饮鸩而亡。

秦代李斯担心会被韩非取代而失去“有身份”的丞相位,就让想“有身份”但还未如愿的这位老同学成了屈死鬼。他自己的终极命运,则随着刽子手拦腰斩下的那一刀,画上了一个并不规整的句点,连同家人也跟着遭殃。他的前辈商鞅,更是在被弄死之后,接着被处以车裂的刑罚。这二人无论才华、奉献、还是忠诚,好像都不比他们的同僚差,可是执刑时,没有谁因为他们曾经“有身份”而稍微顾及他们的体面。

胯下之辱应算奇耻大辱,年少的韩信竟然忍受了。何也?审时度势,硬拼注定吃亏;再则,他胸怀远大志向,一心要成为“有身份”之人。经过不知多少回出生入死的大战恶战之后,韩信如愿以偿,“有身份”了。遗憾的是,“有身份”的他,被曾经的引荐人萧何跟吕雉一起设计诛杀了。

按说上述“有身份”者的下场足以让人却步了,可惜,教训并不总是让人乐意汲取,在历史的纵坐标上,竭尽心力实现“有身份”后反而更加倒霉的例证,除了以上所举的,古往今来,更其多多,略过不提。

探究古今无数“有身份”者的悲惨下场,有人是因为仗势作恶,比如某些贪赃枉法、以权谋私者;有人是因为不可一世,比如某些一手遮天、骄横跋扈者;也有的是因为功高震主或功高盖主而成了无辜受害人,比如长乐宫中和风波亭里的几位冤死者。当然,有人或许将人生终结方式置之度外,专门奔着那“不作寻常床箦死”的轰轰烈烈的过程而去也未可知。

老人家绝无诲人消极懒散之意,只是暗地里期盼:追求者“有身份”之后,是否可以不徇私、不作恶,少装模作样说一些假话大话空话套话废话狠话,多做一些利国利民利人最终也利己的实事呢?因为说到底,每个人,不管是“有身份”还是“无身份”,都注定是而且仅仅是一枚棋子,永远只会在特定的时空坐标里发挥有限的作用。大概没有谁肯试做猜想:自己的“有身份”,到底能惠及谁人?又能惠及几人?到底能“降服”谁人?又能“降服”几人?

自证“有身份”显摆自己,就像是有意喧嚷自己不过是一枚(一步?)臭棋那样,让人忍俊不禁之际,更多的是困惑不解。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