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玉山真人的原创博客

闲暇时抒写某些顿悟或渐悟,拍摄某些动物与静物。这一隅,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古典诗词创作中值得在意的几个问题  

2013-08-22 19:09:09|  分类: 山林沉思[原创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典诗词创作中值得在意的几个问题 - 李玉真 - 玉山真人的原创博客古典诗词创作中值得在意的几个问题 - 李玉真 - 玉山真人的原创博客

网络资讯的丰富和完备、现代通讯的方便与及时,为每位试图学习古典诗词创作的人士提供了前所未有的优越环境。我们欣喜地发现,不管是在网络空间还是在传统媒介里,都涌现出了不少古典诗词的优秀作品,然而,如果细心推敲,可以发现臻于尽善尽美的还不是很多,大多数作品都或多或少地存在着某些不足,尤其是在青年作者中,这类不足更为明显。以下是值得新老作者在意的一些具有共性的问题,试着提出几点看法,引起大家一起探讨的兴趣。

一、关于古典诗词的创作题材

生活在现代社会,我们却有着热爱古典文学的权利,也有着创作古典诗词的自由,就题材而言,写景状物、怀人感事,可以无所不包;问题在于,是否能在古人的创作足迹里推“陈”出“新”?河山壮美、报国无门、归隐皈依之类的题材,古人已经写得很多很多,其中有不少作品早已尽善尽美了。在古人的背影里和古人“比肩”,我们不会占据任何优势,即便没有这样的想法,由于类似题材的“泛滥”,难保读者不会这样认为。

“与时俱进”是我们都耳熟能详的一个无关古典诗词创作的时代术语,它对我们遴选创作题材,却具有明显的启示作用:我们应该从具有时代特征的众多生活现象、生活素材中去撷取创作资源、获得创作灵感,以使我们的作品跟现实生活关联起来,不至于过分泥古,更不至于过分“悖今”。

综合各种因素来看,密切跟现实社会的联系,使自己的作品更具备一定的时代感,尤其是生活气息,似乎是所有古典诗词创作者都有必要审视和思考的问题。

(二)关于古典诗词创作的主题

毋庸讳言,我们身处的现实生活是一个多元而多维的时空“组合体”,置身其间,立足点着眼点不同,我们获得的体悟也会大相径庭。除了遣怀、除了应景,生活中值得我们去歌咏的人和事、景与物,同样是广泛存在、容不得否认的。这里只从“人”这个角度来讨论:人与人之间的亲情、爱情、友情、团结与互助,一些人在逆境中的抗争,一些人的洁身自好,一些人的正直无私,等等,等等,都属于值得提炼的创作主题。总之,无论任何环境,只要存在假恶丑,就必定会存在真善美。当我们的笔头对假恶丑无能为力时,或者可能由此贻害时,何妨转而讴歌真善美、或是把创作方向适当地倾向于弱者呢?简而言之,鲁迅先生所赋予杂文的“匕首和投枪”的使命,古典诗词没法承担,因为直白了不像诗,过分晦涩了又会让人失去阅读的兴趣。宋代婉约派词人李清照在其诗歌《夏日绝句》中对古人项羽“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的缅怀,使这首诗近千年来一直被视为风格迥异于她的其他作品的另类佳作,这是有道理的:一是一扫婉约沉郁之气,二是直刺当朝的南渡偏安。我们不难发现,对这后面一点,是意在言外,含而不露的。这样的作品,在直白和晦涩之间很难拿捏分寸,对读者来说可遇而不可求,对作者有何尝不是这样?

不管在任何国度任何时代,背离于真、善、美、爱的消极现象都是一种客观存在,它们跟积极现象的差别仅仅在于谁主谁次、谁多谁少的问题。如果一定要对某些消极现象加以指斥,适当讲究含蓄、委婉,努力保留一种“诗味”,是很重要也很必要的。现代诗歌尚且讲求主题含蓄,何况是古典诗词呢?在可能的情况下,古典诗词创作也应该尝试安排主题意蕴的非唯一性,主题的一览无遗固然通俗易懂晓畅明白,但要想让读者留下深刻印象恐怕就很难。

(三)关于古典诗词创作的技巧

随着近体诗格律的完善,尤其是词的出现,古典诗词有了许多苛刻的要求。对初入门径者而言,这些要求算是一些处处“掣肘”的规则;对功力娴熟者而言,却是一些得心应手的技巧。不管是哪一类创作者,只要乐意,我们不仅可以通过查阅资料很容易地解决格律问题,还可以通过增大阅读量和拓展阅读面来解决立意和风格等问题。这里只略谈格律之外的意象和锤炼。

创作时,我们会选用尽可能美(未必是视觉美)的意象去构建作品,实现最佳的表达效果,以获得尽可能美的意境,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然而,有必要避免相同意象在不同作品中过多重复的情形,尽管经过不同的排列组合可以得到迥然不同的新意,同类作品放到一起时还是难免会给人雷同之感,故此,适当注意并不多余。

炼字炼句对古典诗词创作的重要性,创作者在理论上都了解,行动上却很少得到落实,应当是因为这一过程的枯燥繁琐。以“苦吟”著称的唐代诗人贾岛在其《题诗后》中就曾如是说:“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 知音如不赏,归卧故山秋。”而今生活节奏紧张,加上为了通俗易懂达到让人喜欢读的目的,的确不宜提倡苦吟,但仅仅为了“合律”而胡乱颠倒、草率缩略、随意凑数等等欠缺郑重的创作态度,则是有必要扭转的,尽管上述问题连历史上的某些诗词大家也偶有违犯;特例或许有其存在的合理性,然而作为典范来推广却是不合适的。

一言以敝:在古典诗词创作中,我们还是有必要注重题材的遴选、主题的提炼、意象的选择和字句的锤炼,尽力使每一首诗词作品都更妥善、更积极、更精美、更准确。只有这样,我们的作品才更能获得读者从内容到形式的全面认可,因此,值得每一位创作者认真对待、迎难而上。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