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玉山真人的原创博客

闲暇时抒写某些顿悟或渐悟,拍摄某些动物与静物。这一隅,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我们都是行乞者  

2014-01-05 13:06:55|  分类: 醉看尘嚣[原创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都是行乞者 - 李玉真 - 玉山真人的原创博客

【注:本图源自金羊网漫画,略有调整;可根据所有人意愿删除。】

这是一个不太讨人喜欢的标题,或者说是一个容易引起误会和不满的“欠友好”的标题,对志得意满者来说尤其是这样:笑话,行乞者?我过得威风着呢!我过得滋润着呢!更多的人或许会对这个题目不屑置辩,用吃穿住行等等的优越条件张扬着自己的幸福。兴许还会有人标榜自己不但不是可怜的行乞者,还是万能的施与者。因此这堆文字就像一丛躲在荒原上的莠草,应当不至于引起任何威风者、滋润者、幸福者或施与者除灭的雅兴。

谈论行乞者,自然要先定义何谓行乞的问题。这里先讨论和平环境里在乡下走村串寨或在街头挨门排户的讨要行为,“定点”丐讨的当然也算在内。不过,这类行为属于显性的行为,属于行乞的狭义选项,远不能涵盖行乞内蕴的全部。广义的行乞,还应该包括更宽泛的隐性的内容,无论是在物质层面,还是在精神层面,但凡有所欲求、有所企盼,并为之劳心或劳力者,便都算是行乞。自然地,有着行乞行为的芸芸大众,便都可以归类于行乞者。

我们都知道乞丐显性的讨要行为有的令人怜悯,有的令人厌烦,有的花样翻新,尤其当一部分乞丐伪造悲凉博取同情、将乞讨作为聚敛手段发财致富的时候,好心人的怜悯便逐渐被厌烦所取代。但正如好心人永远不会绝迹那样,乞丐也将长期存在——或者匍匐于地,或者拄杖而行,乞讨一丝怜悯,乞讨几张零钞。这种景象尽管有碍达人的观瞻,客观地说,社会危害性并不大。他们失去个人尊严的同时,或许会顺带消解一部分人可能有的同情心,仅此而已。

研究芸芸众生的行乞世相,是一件有趣的事情。撇开显性的为了解决温饱问题的狭义行乞不谈,因为他们当中既有伪装可怜者、也有确实遭逢厄运者,不论是哪一种,总体说来,其幸福感应该都不是很高。从广义的行乞切入话题,似乎要顺理成章一些。

人们喜欢用盆满钵满来形容某人某次的经济收入,喜欢用腰缠万贯来形容某个人的财富状况,喜欢用多少万或多少亿形容某人的经济实力。这些人的财富怎样来的?最理直气壮的答案是:辛苦赚来的!这 “赚”的过程其实也就是财富们暂时的“寄主”去求取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有的充满艰辛、有的付出了血汗,总之少不了用一个“苦”字去概括,他们的财富可以毫不惭愧地写在额头上。有的人获取财富的过程充满艰辛不假,充满了风险也不假,但自始至终都是在违法丧德的不归路上招摇,他们的财富也常常明目张胆地刻在额头上。与之相反的情形似乎更多:一些人只需要坐着盖个印、签个字、开个口,便可以财源广进、日进万金甚至几十万金,其财富的堆积量在眨眼之间便超出人们想象,但他们不敢公开,不敢承认所有权,不敢享受支配权,有的只会守着财富发愁——为它们寻找一个可靠的安身之所而发愁。根据公开的报道来看,藏在厕所、粪坑者有之,藏在鱼塘、花池者有之,甚至藏在煤气罐、裤子皮带夹层(存单)中者也有之。疑心亲人,防范好友,最终又怎样?有的被警方起获,有的被小偷“发掘”。从法律的角度去看,这里的行乞可以分为两类:合法,非法;前者心安理得,后者心理素质差的寝食难安。放眼天下,谁要能真的从内心到行动都能放弃对财富的努力,那么,他(她)就可以超越于行乞者的阵列了,问题是,有多少人做到了呢?

人们喜欢用顶戴来衡量一个人的社会地位,认为顶戴越高,分量越重,价值越能得到彰显。冲着那一呼百应的赫赫威势,总有人穷尽大半生的光阴为之苦苦奔忙。为了一个可有可无的顶戴,拼着命委屈自己、压抑自己,只为了博取或大或小的机会。为了获得,为了巩固,为了擢升,大把的金戈戈拿去进贡不说,忍气吞声,逆来顺受,强颜欢笑,违心谄媚,等等,等等,各种有违天性的表演都纷纷展示出了不该有的魔力。我们可以轻而易举地感受到某些顶戴花翎者那不可一世的气魄,也不难想象他(她)在灵魂深处的挣扎、无奈和辛酸。冷静地看,一些人在人前的卖弄和显摆,与其说是夸耀心理作祟,毋宁说是一种异化了的释放手法:越是倾轧严重,越是勾心斗角,越是谨小慎微,越是忍辱受屈,这种释放越是迫切。挥霍公帑,仗势凌人,大肆聚敛,不过是释放手法的升级版,说不上花样翻新。一句话,一个人,纵然拥有十八层高的顶戴花翎,如果不思回馈社会、奉献时代、善待众生,本质上仍然是一个毫不高明的行乞者。

浮躁的时代,当然也不乏事外旁观者,他们对所谓富贵,持一种视之若云烟、如敝履的心态,这种难得的淡定,值得首肯,然而,这决不等同于他们就不是行乞者。他们当中有的要表现自己的存在,有的有情绪要表达,有的有理念要推广,有的有才情要展示,有的渴望以判官的姿态指点评说,有的为着求取一种清誉(当然对可能的盛誉他们也不会拒之门外),凡此种种,不可胜道。不论动机如何,概可美其名曰:求名。既有“求”,难道还不是行乞吗?

换一种立场看,以一种积极的心态“入世”,有意无意地推动社会的发展与历史的进步,未尝不是好事,尤其是在求取的手段既合情又合理更合法的情况下,更不容别人说三道四。不过,悖情悖理、泯灭良知、违法犯罪去求取,这样的现象是没有绝迹的,一些人喜欢侥幸。其实,纵然机关算尽,难免担心东窗事发,难免担心从座上宾到阶下囚的角色沦陷,终归来说,即使侥幸躲过,对身心的健康而言,作用也绝对不是积极的。

不求富贵与名望,是否能摆脱“行乞”?回答:不能。古人说人之初性本善,古人还说,人之初性本恶;孰是孰非,仰仗当今先进的科技手段似乎也难鉴定出一个科学的结论。有人求真,有人向善,其实已经表明这“真”与“善”并非与生俱来,而是后天求取的结果。而且,这“真”与“善”本身并不是人们求取的终极目的,而是实现更高目的一种途径或者说渠道,这更高的目的当然有异于物质追求,但同样具有功利性,如借之以实现心境平和、人生安宁,借之获得到善报,甚至于借之以追求来世的幸运或幸福。有目的性,刻意为之,蓄意为之,不是行乞是什么?即以此“真”与“善”而言,一些人为了拥有它,不得不有所收敛、有所约束,正说明这二者的来之不易。

可以一概而论:普天之下但凡心智健全者,没有谁不是行乞者。精神和物质,是人们行乞的目标,非此即彼,或希望二者兼得。行乞的具体对象或有大小之分,却无贵贱之别;行乞的手段或磊落或阴暗,或直接或间接,或辛苦或轻松,包括向谁行乞的问题在内,这些都不会改变行乞的本质。至于行乞的动因,有的是嫌自己拥有的太少,有的是因为失去的太多。有的辉煌过后,从精神到物质一无所有,只想行乞保住自由之身,却往往为时太晚,已经不可能。

本文并不试图揶揄或否定各色行乞者,所谓存在的就是合理的,这话也绝非完全错误。世间万物,让我们动心者何止百千?不在意眼前拥有的,得陇望蜀,使自己成为一只不堪重负的蝜蝂,还有安宁可言?不必自视目标高档,应知那不等同于高贵,也不等于高雅。不必自恃行乞过程高妙,别人不会发觉,至少天知地知你自己知,还有相对人知,这类把戏古人早就揭穿了。达者无须道貌岸然,无须假装正经,无须装模作样,无须颐指气使。相反地,穷者无须妄自菲薄,无须自惭形秽,无须虚荣矫饰,无须炫耀、攀比。

辉煌也罢,落寞也罢,其终极指向是没有区别的,用一颗平常心善处自己行乞者的角色,既不要自视高人一等,也不要觉得低人一等,自信地谦逊地活出“这一个”自己,“不亦说乎”?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