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玉山真人的原创博客

闲暇时抒写某些顿悟或渐悟,拍摄某些动物与静物。这一隅,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醉里乾坤知况味 ——余廷林君《新醉翁诗词集》读后  

2014-05-29 12:47:26|  分类: 偶尔读点书[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醉里乾坤知况味 ——余廷林君《新醉翁诗词集》读后 - 李玉真 - 玉山真人的原创博客

初识余廷林君,是在大方红楼的接风酒席间,那时,我们一行人作为“远客”,风尘仆仆地奔赴当地,履行杜鹃之约。廷林君作为东道之一,参与了当晚的接待和第二三日的行程。毕竟是第一次见面,交流说不上多,但廷林君热情、坦率、豪爽的个性,着实让人印象深刻。第三日行程安排的一个环节是参观奢香博物馆,在一间宽敞的展室里面,有幸看见了廷林君的好几本被收为馆藏的诗词作品集。乍见那些集子,不觉心生诧异:它们的作者何以与我们几日的交往中只字未提?要说拘谨,似乎不可能,因为无论是晚间的交流还是白天的谈笑,大家都有一见如故之感,没有任何交流上的障碍。只有一种解释:作者刻意的保持着低调。意有所图,我便对着玻璃柜中的那些集子一连拍了好几张照片。临别时,还没等开口,廷林君便主动向一行人赠送了他的几本集子中略有余书的《新醉翁诗词集》,以及他的同事、好友和学生的部分作品集。

平生爱书胜过爱衣服,意外所获,喜不自胜,恨不得即刻进入廷林君的古典诗词世界。返回后一边上班一边阅读,有意无意的“研究”着这位三十八岁的年轻诗人的作品;连读两遍之后,不觉肃然起敬,既为他的用心,更为作品的内容所打动。简单地说,这本不算很厚的集子,里面的许多作品都极有味道,而且是丰富多彩毫不单调的“味道”。

下面试着就集子中部分作品做些肤浅的分剖,舛误之处,其他读者想必能够理解和指正。针对作品,如果每个读者都愿意与作者有一些交流,一定不是坏事,哪怕这交流未必便指向真理。睿智如廷林君,想必更能明白读者与作者双向互动的重要性与必要性,这是斗胆置喙的缘由。

一、心底笔端的诚笃

诗人跟别的文字作者的重要区别之一,我想,便是“天性”二字。诗人不善隐讳自己的情感,喜怒哀乐,嬉笑怒骂,无不可有感而发,发而为诗。自恋,矜持,做派,装腔,盛气凌人,不可一世,甚至于夜郎自大,在一些以“诗人”自诩的作者那里,或许正是将自己包装成“异人”的武器,先是包装“名头”,接着包装情感,最后必将造成跟读者的生疏,跟现实的隔膜,甚至跟诗歌本身的悖离。这些不是危言耸听,生活中总是会有一些诗歌作者朝着这个不该走的方向迈步而不自知,这是应该予以警惕的。值得庆幸的是,至少从《新醉翁诗词集》中,我们看不出青年诗人余廷林的上述“陋习”。在一些作品中,不管是执着、苦恼、抑郁、寂寞,还是相思的怅惘、相逢的紧张和惊喜,无不透露出诗人情感的一个“真”字,情感的诚笃,自然保证了诗歌味道的真切。以下几首作品,可算这方面的代表:

自号“新醉翁”,题记

自诩醉翁哪是翁,毛头小子未龙钟。

只因情与欧阳类,意在诗词歌赋中。

从教感怀

三尺讲台三万里,一生从教一生憨。

课余无事悠闲甚,痴看清溪绕碧山。

感怀

万丈雄关入梦来,青春年少泪沾腮。

孤村上课求生计,苦苦奔波郁怎排?

生日偶题

年年生日又今朝,岁月行踪已遁逃。

揽镜悄将皱纹数,春风杨柳万千条。

遣怀

灵感渐随寒气消,弥天落叶戏诗豪。

纷纷不是新风景,累得闲愁一摞高。

偶题

写得诗篇空喜欢,三更打盹五更还。

无眠谁个能怜取?只有鸡声透远山。

渔歌子

再续前缘全靠谁?寻思万转梦相违。君有意,影能随,莫嗟双燕共来回。

玉连环

声音恍惚心狂跳,“娟娟到了”。起身直奔向门前,却叹息,耳朵叫。 未见那人烦躁,欢情渐杳。回房取笔写相思,诗文比,相思少。

值得一提的是这最后一首《玉连环》,寥寥几笔、穷形尽相,把抒情主人公极度思慕“那人”而陡生幻觉的兴奋、紧张、局促不安的神态刻画得惟妙惟肖,呼之欲出。用近乎口语的笔触来摹状,又能保持词的传统韵味,殊为不易。

二、恩怨从心的率性

这里所谓的恩怨从心,并不单指“有恩报恩,有怨报怨”,也不单指诗友间的酬和赠答,还包括对误会者的辩白和对嘲笑者的“回敬”。不作伪,不虚饰,直写真性情,是集子中这类作品的一大特点。下面几首,可为佐证:

太靖读我诗,为其中情诗大发醋意,戏题

情诗读罢引疑猜,紧皱双眉想不开。

联想新奇三万种,口头叨絮八千回。

百般解释全无用,满地鸡毛总郁怀。

自信我心如玉洁,娟娟莫再久徘徊。

至八堡与陈福来兄把酒聊天,题(三首之三)

知音最喜又相逢,跑马划拳长醉中。

岁月无情颜渐老,青春有志气如虹。

君心潇洒能激浪,我身单薄怕对风。

来日可能难胜酒,唯将灵感觅诗踪。

某儿嘲我写诗,答之

频频嘲笑又如何?浅薄人充巧八哥。

老子逍遥无顾虑,诗思偶得细吟哦。

戏题赠某友(二首)

空怀外貌似和,却笑心嗤万两银。

举手投足都倔强,高才只合老山村。

貌似贪官却咒贪,横眉浊世众衣冠。

高台特树牌坊者,可敢同君进一餐?

戏题某友遭遇

堪叹罗敷已有夫,一腔思念顿虚无。

巫山消散襄王梦,玉镜怕呈妆泪图。

夜夜空房徒辗转,悠悠爱海渐荒芜。

天涯咫尺忧愁集,憔悴犹将姓字呼。

这几首诗,有对亲爱者误会的消弭,有与饮中知己融洽的交谈,有对嘲笑者果断的“回敬”,还有对好友长相似抑实扬的善意调侃,以及对某友单向思慕而愁肠百结的生动描摹。可以说,每一首都反映了诗人用心观察和率性表达的态度,它们并不是草率、敷衍之作。

三、情感意蕴的丰厚

现实有多复杂,人的精神世界就有多复杂,在多情善感的诗人眼里,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叱咤风云或许不是平凡人适合追求的生活状态,微微的欣喜,淡淡的愁绪,一丝感慨,一点悯惜,都是心灵的浪花。一朵浪花就是一首诗,只要乐意,花香便可酝酿成诗香。在余君的这本集子里,我们随手就可撷取如下几朵情感和意蕴都较为丰富的生活之花:

雨夜随笔

芭蕉雨打暮云愁,金井梧桐亦有忧。

在野农夫无此感,却欣庄稼获丰收。

苗族赛歌

苗家人喜赶花坡,男女含情好对歌。

若问高山流水调,芦笙奏处迪斯科。

农家怨

近月空嗟雨脚斜,夏收无望泪如麻。

闲人不识忙人苦,笑我田间发豆芽。

春意(二首之一)

春寒料峭最销魂,柳吐新芽桃杏云。

更喜竹间群鸟闹,飞来诗句满山村。

到文峰阁遗址

惆怅荒台不见楼,悠悠岁月掩山丘。

苔痕应似旧时样,绿上残碑空惹愁。

改学生诗稿有感

轻挥锄把细心裁,不忍新苗弃草莱。

来年万紫千红现,愿举酒杯独去来。

村行偶题(二首之二)

茅檐低小笑诗人,闪烁油灯最痛心。

虽有唐人真意境,余郎何忍作长吟。

四、有所挞伐的憎恶

遍观中外古今,任何地域,任何时代,不管有多么兴盛,恐怕都不敢标榜说完美无缺,既然如此,有虚伪,有恶行,有丑陋,就都不该是被忽略和忌讳的现象,因为它们是一种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存在。承认并面对种种不良,甚至剥开画皮洞察真伪,有责任心的诗人是不会回避的。

以下几首,虽然挞伐程度有所不同,却都是有一定分量的。生活中的某些阔人、达人,如果居然残留一点廉耻感,如果居然也会读点诗词的话,他们或许会耳热心跳,为自己的贪婪、无知、盲目或麻木感到无地自容。文章憎命达,诗词尤为甚,那些人成为读者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不因道听途说而仗势扼杀,就算谢天谢地了。集子中这类作品不少,下面只选六首:

硕鼠

鼠辈居然不怕猫,大摇大摆自逍遥。

偷仓窃廪千家怨,毁物伤禾万众焦。

目敏耳聪尖齿利,风吹草动贼形消。

每当夜静更深后,耀武扬威又上操。

见地摊上有十多本名家画册,灰尘满面,叹而题之

斯文落魄最心酸,竟把丹青拽地摊。

询问空嗟知己绝,彷徨恨少识人翻。

画风画艺成空梦,废报废书堆大山。

我一摩挲一洒泪,萤窗枉绝几韦编。

扶贫款自叹(二首之一)

意欲人间济万民,九曲回转赴征程。

红尘无处寻灵水,百姓有心排苦情。

俗世多云添冷雾,群官把我当唐僧。

层层相剥徒剩骨,叫我如何对众生。

读某些缅怀诗篇,偶题

依然字字说忠君,腰未直兮目未明。

奴隶思维骨头软,余郎每读总心惊。

偶题

李杜风骚苦护持,山城几个懂吟诗。

应怜词就无知己,最恨书成送白痴。

偶题有讽

红尘织女甩牵牛,为傍钱权真爱丢。

项链耳环金戒指,都成求偶大潮流。

在诗人的这类诗作中,不得不提的是《偶题诗坛怪现象》六首:有的作者从官场离退后,并不比在职时更懂农桑,却居然吟咏起“田园”来;有的用诗“针砭”时弊,却隔靴搔痒;有的视民生艰涩如不见,一味盲目颂功;有的以诋毁古代的文人骚客为能事,恣意抹杀他们的成就;还有的倚老卖老,装腔作势,等等。怪现象最大的特征,便是虚伪矫饰,不写真情。《偶题诗坛怪现象》这组诗,针对性可以说是很广泛的。

五、指点激扬的倜傥

一般而论,置身事外指点评说的时候,我们往往会不自觉地以裁判身份自居,有时却未免会陷入人云亦云的窠臼。余君的这本集子中的许多作品,指点激扬之间,观点却是独到的,没有那种似曾相识的别扭之感。

嘲乾隆诗歌

万首收来废纸堆,高高在上与民违。

欲充风雅形终现,文字狱兴头乱飞。

题李白醉像图

应是伤心事太多,江边醉卧乱哼歌。

大才自古遭天嫉,惟有杜康知坎坷。

怀屈原

汨罗江上读离骚,屈子忠魂涌碧涛。

幸得圣人剖赤胆,书山万丈作知交。

屈子愁思万丈深,汨罗江上赋招魂。

今朝不用长嗟叹,千百年前有故人。

咏贾岛

红尘参破即回身,钟爱苦吟郁气森。

俗世万千愁未遣,都奔笔下涌寒云。

读李贺诗歌,题

一集诗歌怪味传,幽幽瘦影泣荒园。

是仙是鬼无须问,郁气如波卷巨澜。

这类作品中的两组系列《咏杜甫(十首)》和《梁山人物新咏(十首)》,视角新颖,立意独特,堪称佳构。无论是感慨杜甫“忧国忧民男儿汉,竟在江边摆药摊”,还是揶揄扈三娘“血海深仇抛后边,投怀送抱上梁山”,都饶有趣味,且值得深深思考。

六、咏物感怀的周密

这里只选四首诗为例:

昙花

开谢只存一瞬间,幽香转眼远尘凡。

夜深深睡无缘见,次日香销悔意添。

反诘秋枫

事未亏心何脸红,深秋一到便随风。

可知君是趋炎者,乱更立场癫更狂。

寄语园艺工人

莫剪青松当顶芽,青松不是凡俗桠。

凌云一片冲天志,向往九霄辉彩霞。

咏出墙红杏

欲传春色给人观,却被俗人嘲万年。

心瓣易焦风里坠,知音不得最辛酸。

在第一首诗中,要么歆慕昙花的美艳,要么贪恋梦境的甜蜜,二者不可得兼,只能抒发一种“错失”的无济于事的懊悔。在第二首中,对“秋枫”,不是赞美它的颜色,而是讽刺它善于变色(立场)的一面。对第三首中的园林工人,诗人不是讴歌他们的勤劳,而是提出告诫:不要扼杀充满希望的生命。最有趣的是第四首中对“出墙红杏”的“冤情”的“不平之鸣”,让人在笑谈之余,会情不自禁地试图思考点什么。

四首诗都带有某种程度的哲思,而且心思缜密。这是我们在阅读时不可以随便忽略的。

七、时语入诗的幽默

这类诗作,首推《怀女友,题怨》《过百鹤村》和《梁山人物新咏》之《李逵》三首。三首诗中,一首反映了“相思”当事人“可笑相思犹未醒,凰山脚下等戈多”的执迷;一首反映了山村孩子放学路上“口头犹诵aoouiu”的童趣;另一首则对梁山好汉中的李逵颇有“矮胖三郎施小惠,阿Q便许犬马身”的贬抑。

对上述三首诗的归类,在这里只以个别特殊用词作为标准:《怀女友,题怨》中抒情主人公在凰山脚下等待的“戈多”,《过百鹤村》中学童放学时诵读的“aoouiu”,以及组诗《梁山人物新咏》之《李逵》中的“阿Q”,都属于时语入诗的有趣尝试,显得别开生面。

时语入诗,尤其是入古典诗词,要为读者所理解和接受是存在一定难度的,尤其是一些受传统文化影响较深的读者。即以上面的“戈多”为例,一味泥古而没有接触过外国文学的读者理解起来,就比较困难,但这首诗无疑是相当不错的一首。

在读者的判断中,除了主题和技巧之外,“诗味”和“词味”同样是两个衡量作品优劣的重要标尺。值得庆幸的是,余君这部集子中没有空洞的说教,没有晦涩的表述,即使一些作品平白如话,也是“诗味”“词味”充盈的。

综合地看,余廷林君的《新醉翁诗词集》不失为一本格调清新明快、主题丰富、情感率真的集子,不能说字字珠玑,却是妙句叠出,可圈可点之作在书中随处可见,让人击节称赏。作为一位未届“不惑”的年轻诗人,没有一种上下求索的坚毅“定力”,没有一种观照生活执着态度,要想做到这点,是不可能想象的事情。

差不多一千年前,远在北宋,欧阳公便以醉翁自号,感喟说“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如今余君亦以“新醉翁”自况,但旨趣却在乎诗词歌赋之中,遥相呼应,不啻殊途而同归。韶光易逝,境界难得,希望余君在古典诗词的园地里面,继续努力耕耘,开出更加灿烂的古典诗词繁花,结出更加甘美的古典诗词硕果。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