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玉山真人的原创博客

闲暇时抒写某些顿悟或渐悟,拍摄某些动物与静物。这一隅,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可贵的尝试,可喜的成果——陈正非先生的文言小说《酒神外传》读后  

2014-10-11 15:24:48|  分类: 偶尔读点书[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可贵的尝试,可喜的成果——陈正非先的文言小说《酒神外传》读后 - 李玉真 - 玉山真人的原创博客
【题图系用网络图片虚拟】

对年岁,古代有人生七十古来稀之谓,小说的作者陈正非先生,则比这个标准还要年长五岁。欣逢盛世,加上物质条件的极大改善,耄耋之年者甚至期颐之年者而今都愈来愈多,但这是仅就年岁而言;从“作为”的角度,苟延岁月无聊度日者所占的比例实在是很高,陈老是个难得的例外:进入七十四岁,他还抖擞精神,花了一年多时间,创作了一部文言处女作小说——《酒神外传》。

说可贵的尝试,有三层意思:一是相对于七八十岁的同龄人而言,陈老的尝试是难能可贵的、积极而有启示意义的。其次是文言文创作尝试,这可能被部分达人所不屑——故作高深,其实,倡导文化回归传统,已经升到了国家层面的高度了,适当“锻炼”自己对传统文化的适应力,对读者来说,又何尝不可呢?只要认真阅读,就会发现这部作品并不高深。第三是从小说的篇章结构来看,并没有试图“偷懒”或是“取巧”的任何痕迹,以《山海经》有关素材为本”,一路写来,稳扎稳打,演绎成篇,成果可喜。

《酒神外传》才六万馀言,固然说不上皇皇巨著,但整部作品,从语言到结构,从形象到主题,无疑都带有鲜明的首创色彩,并没有陷入同类作品——暂时还没见到——的窠臼。有幸作为这部作品的第一批读者之一,我乐于把自己关于这部作品的一些阅读体会向大家展示。

一、情节梗概

杜康打猎迷路,无意间尝到了一种暗红汁液的甘美,回家后带着乡邻去找,无果而终。汁液的甘美,乡邻的奚落,使杜康神思恍惚,多次动手试验,都失败了。某夜,杜康见到了酉圣金仙,不仅教给了酿酒的要领,还让他品尝到了更为醇美、妙不可言醍、醽、醝等。杜康醒来,怀疑做了一个梦,但发现手中果然握有仙师所赐的水玉瓶,于是决定遵照嘱托,付诸行动,在一百二十日最后一天的酉时,按时完成造酒的使命。在南隅山山顶的凤凰池畔,杜康见到了麯尘老祖,求取到了麯尘之母。但麯尘老祖给出了一个更紧的时限:六十日之内,必须与人间的气脉接通。杜康返家安排人建造设施后,继续外出,前往北、西、东三方,分别求取到了伯夷秩宗、禹司空和鲧崇伯的一滴食指血。

最后时刻,杜康准时接取了人世间的第一杯仙酿。他望空祝祷酉圣仙师、麯尘老祖之后,又接了第二杯敬与老叔;与好友亲朋畅饮仙酿的同时,他分别为秩宗大人、司寇和禹司空每人准备了一坛。酿酒的秘技得以传承,后世也因此把杜康尊为酒神,常年祭享不衰。

二、人物形象

1.“完人”杜康

作品中最主要的人物是杜康,他不仅有强健的体魄,高深的武艺,还有为民造福的理想、不怕艰难险阻的毅力。另一个侧面的特征,则显示了他与众不同的优点:多次拒绝了对自己有利的好机会,宁愿委屈自己也要兑现诺言;不但才艺出众,还因为执着而臻于人天感应的佳境,——他历尽千辛万苦,最终造出仙酿。

2.来自“上界”的角色

今天已经难得考证神话故事中的“世系”究竟始于何年何月,可以肯定的是:在远古时期,人与神是没有明显区分的——人世间的英雄往往被神化为上界的“神”(仙),上界 “神”(仙)中的某些成员,又并未远离人间。如果说作品中的酉圣金仙住在未可名状的上界的话,尘老祖则直接就住在人间——南隅山山顶的凤凰池畔,但显然又跟一般人的住地不相同——这是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

3.人间的角色

皋陶司寇,秩宗大人,禹司空,鲧崇伯……,他们是先后跟杜康打交道的系列人物。这当中最值得提及的是其中的逝者——鲧崇伯。酿酒所必须的三滴指血中的最后一滴,就是他的。不能指斥小说的悖理,而只能从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这个角度去理解。这里不乏神幻色彩,但合情合理,而且令人感动。

三、主题意义

中国是一个文化大国,其中的酒文化,无论在劳心者之间还是劳力者之间,都具有更广泛的存在,具有不可忽视的社会功能。然而,关于谁第一个造出酒的问题,历史记载却是一片空白,从只言片语的转述中,我们可以发现两个若隐若现的名字——仪狄,杜康。遗憾的是,在不同的史料中,仪狄至今连性别都未能统一。杜康又是个怎样的人?除了姓名和性别之外,我们同样毫无所知。陶渊明在其五言诗《述酒》正文前面,干脆把两个人“关联”起来:“仪狄造,杜康润色之。”然而,这只能算是“孤证”,陶渊明或许见过我们未能见到的古籍,听过我们没能听过的传说,但却无法通过这个“孤证”让我们掌握更具体的信息。

历史空白未尝不是好事,至少可以让文学去合理揣测、想象与虚构;而文学,不仅可以让我们在茶余饭后粲然一乐,还可以激发人们探究的热情和兴趣,从而挖掘出更多关于酒的有说服力和有价值的东西。中国历来就有诗酒合一的传统,这里的“诗”,不妨视作狭义的文学;文学,则是广义的“诗”。生活节奏太快,生活压力太大,于是在某些可能的情况下,我们不妨选择诗酒自娱。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这部小说并不是为哪个地方的旅游景点开发提升“文化”内涵,不具有广告属性,相反地很多地理称谓、风物形胜,在《山海经》之类的典籍中却都有“所本”,因此具有广泛的地域适宜性和内容的严谨性。

作品关于酒(文化)的艺术性“溯源”,具有较强的文化意义,而对于远古苗族部落的描叙,对仙酿的分享,则在这个意义之上,多了民族团结的浓厚色彩。它们共同丰富了这部小说的主题,具有不可低估的积极作用。

四、作品中的“出彩”之处

评价一部作品,绝对不可以离开具体的时空环境和具体的人物,因此,针对陈老《酒神外传》这部作品部分“出彩”之处的肯定,毫不意味着对“域外”人的否定,也不意味着对今后可能出现的同类作品的忽略。

(一)随处可见的“画面美”

所谓“画面美”,是指作者通过简单的文字勾勒为读者预置的视觉想象空间。一般的画面美,从寻常的写景片段或写景文章中,我们都可以时时见到,问题在于,《酒神外传》中的“画面美”,跟我们的生活经验和生活常识都不一样——陈老特别地营造了一种陌生化、奇幻化的氛围,让我们为之一新耳目,得到美的享受。

如在第一章的后面部分,麯尘老祖为杜康演示“玄机”的那个场景:

杜康双手奉上,老祖将螭面拐杖递予身边小童,左手托住玉瓶,微闭双眼,右手画符,口中默默祝词。少顷,即见左手水玉瓶瓶口动处,飞出一缕蓝光,于室内天顶萦绕几圈,之后,于几案低处一只朱色细口瓶上停住;忽然朱色细颈瓶瓶口启动,飞出一缕黄光,旋与蓝光交融。刹那之间,二光化为一缕绿光,倏然钻入水玉瓶之中,随即诸光幻灭,归于寂然。

当然,如果没有充分的进入作品并发挥想象力,我们未必能感受到“玄机”之“玄”。再如第四章中,杜康离开叔歜之邦后赶路遇阻的那个场景:

山势之陡峭,道路之崎岖,较之前日,更有过之。行近午时,临一大壑,俯瞰渊谷,烟岚密布,深不见底,隐闻水响,并无渡桥,唯见一巨绳横亘大壑之上。绳粗于臂,此端挽系于巨崖,之后于系处顺势倾斜,延伸约三十余丈,方至于彼岸。杜康见状,不知何以为渡,四顾无人,无奈之下,只得大声疾呼:“有人乎?……”一时四山震响,空谷传音,缭绕不绝。然数声呼叫,未见有人回应,待回声绝响,四野仍是一片空寂。

作品中信手可取之处还多,例如杜康求取到禹司空的指血之后,水玉瓶内的景象是这样的:

杜康双手捧瓶,高举齐眉,禹司空之食指方一沥血,水玉瓶内旋即升起一缕紫烟,须臾摄住滴血,复归于瓶内,化为一粒血珠,一切情状与秩宗大人家里所见,别无二致。然让人深感不可思议者,司空大人此滴血,并不与秩宗大人之滴血相融,各浑圆成珠,辉光赫熠,于瓶内漾动不已。在座之人无不称妙,均言平生从未见识,大开眼界。

《酒神外传》的叙事线索,本来就是以杜康获得水玉瓶作为发端,以他历尽艰辛寻求三位贤人的指血作为主线的,因此每粒血珠沥入瓶内的奇幻现象,作为追求的艺术效果之一,作者自然都会浓墨重彩地加以烘托渲染了。

以上的片段描写,远非“画面美”的全部,如在第八章中,杜康被三苗部落模仿其着装与行头的一个细节,也相当有趣,足以反映部落成员的聪明才智和对美的孜孜追求:

距杜康初临寨时未及一个时辰,而今所见青少,十之五六,其佩戴装束与杜康几无二致。但见青花玉笄挽发髻于头顶,斜簪一朵浅蓝色英雄结,栗色短衫紧系深红丝绦,青灰色夏凉麻丝长裤,裤管宽大仅及腿肚,脚下蹬一双雕花麻耳凉靴,肩上随意斜挂着一只革质随身行囊,一见之下,个个显得英姿逼人。更有甚者,杜康发色稍显棕黄,多有自行濡染而求其逼肖者。

别的“出彩”之处还有不少,如秩宗大人沥血于瓶,鲧崇伯俗身献血,以及最后时刻三粒血珠在水玉瓶中幻化的细节描写等处,都相当精彩。

(二)远古人情的诗意升华

作品中有好几处对歌,如果说零星地反映了杜康的才思敏捷的话,关于晏龙先师高超琴技的形象刻画,无疑就属于一种诗意的升华了。如关于琴韵悠扬的一段“视像”描摹:

一江明月送行舟,两岸山花绽笑眸。

流芬散馥三千里,蝶恋蜂嘤翅难举。

江流婉转岭云暗,月下林鸟忽飞散。

孤雁长风万里程,挥袖作别千山横。

忽然风起云月开,千山万水照影来。

潺潺流水漾平沙,款款锦鳞逐浪花。

渔歌互答声渐稀,月落乌啼叹唏嘘。

此去何时才相逢,一夕春梦眼朦胧。

而关于琴声激越的一段,则又是这样摹状的:

云山陡起鱼跃波,风雨沙沙漪满河。

鱼龙起舞逗风雨,满河波浪随舞起。

忽然风起逐浪高,龙飞九天浪腾蛟。

龙鳞如雪漫天飞,战鼓声声响惊雷。

战马嘶鸣战旗舞,将士挥戈更相逐。

三军将士抖神威,短戟长矛耀光辉。

呐喊入云日色惨,一天残云随风卷。

将军跃马悬崖立,刀起雷落万籁寂。

两处状写,无疑极大地拓展了音乐的意境,使晏龙先师的高超琴技得到了生动的凸现,非但不多余,而且不可或缺。需要强调的是:这属于另一种形式的“画面美”。

(三)不可忽视的“开口”

为作品中人物的去向或命运予以简单提示而不展开,是这里所谓的“开口”,它不仅使得故事情节具有了开放性,为读者提供了更广的想象空间,同时也为作者在今后可能的续作埋下了伏笔。《酒神外传》在这方面的努力是显而易见的,以下两处最为突出——

在作品开头处:杜康在奔赴南隅山途中,从暴雨后的激流中捡到一个被木盆装着上盖荷叶的小男孩。在他把小男孩辗转交托给一户人家之后,作品写道:

后,杜康于彼所救之小儿,取名伯翳,五岁即佐禹治水,此乃后话,别传容叙。

在作品结尾处:杜康与众亲友畅饮仙酿之后,没忘记酬谢提供了指血的几位贤者。作品写道:

送走饰苗寨主和苗龙管事后,杜康回到麴场,一气装了三坛仙酿,准备日后择时运往舜帝都城阪,分别送予秩宗大人、司寇和禹司空各一坛。此乃后话,容后再叙。

类似的“开口”,作品中还有好几处,不赘述。

五、额外的话

在生活中,无论是口头沟通还是书面交流,我们都不可逆转地远离了文言世界。因为远离而陌生,因为陌生而不懂,进而不屑,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艺术中呢,所谓鉴古知今,在某些领域里其实已经蜷缩成了一句空话。

由于上面的原因,陈老的《酒神外传》用文言创作,或许会失去一部分读者,但这不该也不会成为一件憾事。我们见惯了太多当面的恭维和背后的诋毁,《酒神外传》的文言特征,或许能部分地消解这样一种不良现象——不通过阅读就可以直接虚夸敷衍作者。绝大多数作者用现代文写作,极个别作者甚至不惜炒作,又能有几个真正的读者?况且,这并不属于一部艰深繁难的晦涩的小说作品,凡是有中学文化的人,基本上都可以没有障碍地读懂它。

总之,陈老的《酒神外传》,从选材立意到情节铺排,起点都较高,取得了可喜的成果。不过,本人只是读者之一,并不敢保证阅读意见具有广泛的代表性;从作品来说,毕竟是处女作,似乎还未臻尽善尽美,还“或然地”存在某些瑕疵。

真有瑕疵吗?若有,又是什么瑕疵呢?欢迎更多读者参与阅读和探讨。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