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玉山真人的原创博客

闲暇时抒写某些顿悟或渐悟,拍摄某些动物与静物。这一隅,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我们准备培养什么?  

2017-03-23 16:23:42|  分类: 醉看尘嚣[原创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教书人曾经不无“得意”地自夸或被人所夸——“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曾经引来无数的佩服和歆羡;曾几何时,这种荣光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尴尬。在一些外部因素的影响下,教书人非但无法塑造别人的灵魂,有时连自身灵魂的完整性和独立性都没法保障,遑论其他。与此同时,读书人(特指未成年的,下同)则被称为祖国的花朵”,将是未来时态的“社会栋梁”。与前者一样,后者被涂上了美丽的釉彩、寄托着成年人对他们的美好期盼。然而,正如前者形象的近乎倾圮那样,后者中的一部分,恐怕也难于实现人们的心理期望。

单从数量上看,两种情形所占比例都不高,想要扣上几顶以偏概全、小题大做之类的帽子轻而易举,但是,每一桩“个案”,都足以向周边辐射出巨大的冲击力,让教书人灰头土脸、颜面扫地,让读书人和(或)他们背后的团队生财有道、争相“攀比”。

以下几类情形,或可佐证一“斑”。

一、教书人体罚读书人常被放大到失真

每个行业都有害群之马,不光是教书人这个行业,但是,稍微细心一点就可以发现,当教书人体罚读书人的事情传开后,跟风的媒体会更加积极、主动,其中不乏偏听(读书人家长)一面之词的情形。然而,仔细梳理,我们可以发现,除了极个别达到刑律惩处程度的特例之外,其余绝大多数都只是教书人正常管束过程中的无心之失(甚至于没有“失”);对造成的后果,有关部门追责也好,教书人主动赔偿造成的损失也好,都在情理之中,无可厚非。问题的关键是,在这“绝大多数”中,又有“绝大多数”是当事的读书人和(或)他们背后的团队“联手”操控的结果。医学检测证明读书人根本没有问题,或者影响甚微,但“谈判”下来,当事教书人的赔偿动辄上千,甚至数以万计。

一所中学的某位教书人在课上点名叫某位读书人回答问题,后者答不上来,赌气站着。该教书人不敢严格要求,就如他所愿。该读书人回去后告诉家长说教书人罚他站了一节课。家长于是闹到学校,找校长说理。在全班读书人都证实是那位读书人赌气站着的前提下,因为存在着他脚上有疮脚背有些浮肿这样一个事实,当事的教书人还是吃尽了苦果:三天两头登门看望、道歉,都不济事;最后好不容易通过家长的一位亲友做通了工作,请了一桌客之后,赔偿一千五百元“医药”费,才算了事。

另一所中学的某位读书人当面辱骂一位教书人,被骂者因为年轻,忍不住与骂人者互相互相“接触”了几下肢体。家长闻讯赶到学校,送医检查的结果,是骂人者手臂上有几处皮下淤青,别的方面没有大碍;同样的“伤痕”,在教书人身上也存在。“谈判”开始,读书人家长开价六万八千元,经过教书人的再三求情、校方严厉训斥教书人给读书人赔礼,以及相关的许多周折之后,家长收回了让有关职司开除那位教书人的决定,二万八千元钱成交。

两件事都是“私了”,都没有惊动有关职司,都以教书人舍财免灾的方式解决问题,对读书人的过错视而不见。

二、读书人伤害教书人常常不了了之

按照传统的认知,读书人殴打教书人是不可理喻的事情,应归于大逆不道之列。始于五十年前的文革,不少历史“不清白”的教书人作为“臭老九”遭到了读书人(甚至是自己班上的读书人)的殴打,开了一个不被追责的先例——没有哪一位红卫兵因为殴打教书人受到了处理。时隔五十来年,一些学风不很端正的学校,读书人仗着有力气和未成年两重优势,又在殴打教书人方面稳操胜券。有的读书人甚至用不着出手,只需要动一动粗口,就足以让教书人望风披靡。

相对于三四十年前,现今良好的物质条件让读书人们的生长发育速度突飞猛进,便捷的资讯环境又使得他们的心智过早成人化,对相关法条的有意识“研读”有时甚至超过了成年人,而偏心庇护的家庭和舆论环境又让他们足以产生作恶的胆气和“胆略”。

恶行到了一定的程度,就是犯罪。现行刑法对未成年人的犯罪行为有如下规定:

第十七条 【刑事责任年龄】已满十六周岁的人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

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六周岁的人,犯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致人重伤或者死亡、强奸、抢劫、贩卖毒品、放火、爆炸、投毒罪的,应当负刑事责任。

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八周岁的人犯罪,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因不满十六周岁不予刑事处罚的,责令他的家长或者监护人加以管教;在必要的时候,也可以由政府收容教养。

从上面可以看出,除了手段极其恶劣的八种情形之外,对于其他犯罪行为,十六周岁以下的读书人是可以逍遥法外的,连治安(行政)拘留都不能奈何他们;即使超过了十六岁,只要不到十八周岁,法律也为他们提供了免死金牌。还不止于此,在免死又免罪的情况下,有关部门进一步为他们量身定做了政策和规章的金钟罩,以确保他们在作恶后身心两方面万无一失,完美实现了零成本。

在这样的环境里,读书人殴打教书人的事件往往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他们往往不具有刑事责任能力,学校和教书人也没有资格剥夺他们的受教权利。这意味着他们“犯事”后可以毫无“干扰”地继续坐在教室里;至于赔偿,则取决于家长的意愿和家庭的赔偿能力,与他们无关。

一所中学的某位读书人在课堂上呼呼大睡,被教书人到座位旁喊醒后,站起来当胸就是一拳。任课的教书人倒是不至于因此受重伤,轻伤都不至于,但窝火是人之常情。教书人好不容易克制住了还手的冲动,课后告知班主任,班主任报告学校。学校的处理,只是打电话叫家长带回去严加管教,对读书人不敢有一个字的置评。家长果然也来了,二话不说带走了自己的孩子。第二天一早,那位读书人又雄赳赳地坐在了自己的位子上,“酣睡”如故。

三、校园暴力有肆无恐

近来层出不穷的校园暴力事件、欺凌事件,在网络上可以说隔三差五就有披露。恃强凌弱,以大欺小,群体欺负个体等等,成了作恶者通常的“常态”,毒打、凌辱更成了惯常的手段。这当中最令人发指的,是居然毫无顾忌地将凌辱被害人的过程拍成视频发布到网上去,要多恶劣就有多恶劣。

被追刑责的有多少呢?估计没人做过精确统计,可以判定的是比例微乎其微,因为他们都是未成年人。从法律角度看,包括从道德角度看,“未成年”都是一道强有力的护身符。一句话,只要不被追刑责,每一个施害者都是高枕无忧的,家长纵容、护短,社会舆论偏袒有加,学校、教书人则是束手无策、动辄得咎。

迫于压力,暴力影视近些年来有所收敛,但读书人参与度极高的暴力游戏,可以说又是一个新的诱因。稍微夸张点说,各种社会力量的综合“造势”,不仅为这些未成年的作恶者铺平了作恶的道路,还为他们不受处罚提供了全面的保障,使他们毫发无损,可以一直持续到十八岁这个临界点。

公安部不久前发布了修订《治安管理处罚法》的一个公开征求意见稿,其中包含了下调行政(治安)拘留年龄到十四岁的条款,个人觉得切合了读书人心理认知能力早已大幅提升的实际、他们懂得利用法律“漏洞”的实际,这是一种值得肯定的改变。然而,一大帮专家跳出来,众说纷纭,结论只有一个:停!

四、读书人的自戕时有所闻   

在辱没师道尊严、欺凌弱小不择手段不计后果的现象泛滥之际,另一个极端现象就是,一些读书人因为生活在密不透风的温室中,形成极端自私以“我”为中心的价值取向,稍有不遂,便谋轻生念头。有的仅仅因为一次试没考好,或者是被父母批评了两句,就终止了生命的进程。坠楼的有,饮鸩的也有,当然不乏其他形式的自戕,这里不一一列举。

自戕是一个人极端自私的表现,也是极端懦弱的表现。当抗挫能力几乎为零的时候,当担当能力和意愿几乎为零的时候,尤其是当这些读书人与现实世界处于精神隔膜状态的时候,自戕行为便“自然而然”地产生了。

 五、教书人的“执业”环境与心境双重堪忧

专家们对来自读书人世界的种种令人堪忧的现象,或许早已心知肚明,但律令依旧,舆论环境依旧,读书人所处的家庭环境,教学(不敢说就是“教育”)环境依旧,教书人的“执业”环境和心境依旧。专家们当然可以满肚皮阳光地看问题:读书人中的“问题”不是问题,心理健康积极向上生活乐观的读书人才是主流,他们所占的比例达到了高浓度的99.9999%“问题”少年可以忽略不计,不必杞人忧天。他们甚至可以指斥担忧者别有用心,肆意抹黑百年大计。不过,一颗螺蛳打坏一锅汤的民谚,不知道专家们是否熟悉?一颗小小的螺蛳在一大锅汤里面,其比例低得不能再低,但是其造成的影响,却是没有谁愿意忽略的。类比或许失当,但绝没有诋毁的意思。

素质培养,我们喊了N多年,从理念到实践,从教材到教法,从内容到形式,从“治人者”到“治于人者”者,从教书人到读书人,哪一个环节的素质完全具备/提升了?我们满足于学历而漠视学力,满足于学期或学年末的考分而漠视对读书人素质的真抓实干、漠视对他们行为习惯的用心培养,说白了还是在应试的指挥棒下兜圈子。面对每年一次或N次的应试,读书人为了向父母或其他关系人“交差”,往往会在力不从心的情况下弄虚作假;教书人为了摆脱高额罚款或避免讥评,会默许、纵容他们作假,有的甚至参与其中;相关职司则凭着一次考分论功行赏,要么罚!罚!罚!

教书人需要得到社会舆论与读书人家长必要的尊重、理解,需要得到有关职司的信任、支持,但这“需要”,暂时看不到实现的可能——我们连读书人和(或)他们背后团队的悖理甚至非法要求,哪怕“制约”教书人也要去主动迎合,连教书人该怎么做不该怎么做都要设置一些具体而微却又未必切合实际未必合乎情理的规章去约束,而让他们为这些规章的负面结果买单,且在这过程中几乎没有话语权,别的又谈何容易?

我们提倡法制,那是追求公平的最后一道门槛,因此许多涉诉者,哪怕明知取胜无望,也要通过这种方式做最后一搏。当教书人陷入与读书人和(或)他们背后的团队的无休止纷争的时候,却是非常非常地孤独的,是不能奢望“自己人”提供任何帮助的,是不敢利用法律维护自己权益的。孤“军”以一“敌”十(或更多)的结果,是很多当事的教书人纷纷以“摇钱树”身份,掏腰包帮别人实现经济目标。

六、无法乐观的预期

我们准备培养什么?在教书人面对有恶行的读书人一筹莫展,或者动辄成为别人的“摇钱树”“出气筒”的背景下,尤其是当教书人遭遇不公满怀憋屈疏泄无门而得过且过的时候,很难想象读书人能从他们那里获得积极乐观、充满正能量的情绪感染。能够预知的是,一些恶习被纵容、包庇的读书人,成年后不管以什么身份踏入社会,他们都注定不太可能是栋梁之才,而极有可能是些潜在的毒瘤,感染社会,贻害无穷。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