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玉山真人的原创博客

闲暇时抒写某些顿悟或渐悟,拍摄某些动物与静物。这一隅,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叩开“门”那边的精彩 ——朱登鳞诗集《门的传说》读后  

2017-05-08 13:37:53|  分类: 山林沉思[原创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叩开“门”那边的精彩 ——朱登鳞诗集《门的传说》读后 - 李玉真 - 玉山真人的原创博客

    只要存在时间上“穿越”的可能,未必无形的各种“门”,就会是我们无法回避的一种“客体”。只要存在空间差异,未必有形的种种“门”,也会让我们心生好奇。这是得到朱登鳞先生的新诗集《门的传说》之后,我首先想到的。

这部诗集的封面就是一道“门”,门环是个很明显的标志。打开它,从目录页可以发现全部作品分为五辑:第一辑《雨夜风铃》,第二辑《思想史》,第三辑《脸谱奇观》,第四辑《乡村恋曲》,第五辑《初春的诗》。

粗读后发现,整个集子中的作品,要么是真情的诗意流淌,要么是严肃思考后的有感而发,没有矫揉造作或故弄玄虚。概言之,一位富有责任心的诗人郑重的思考,构成了这部诗集形式上的严谨和内容上的深刻。这是应该得到普遍认可的。

无法对集子中的全部作品一一置评,也无法对各辑作品的题材或主题截然归类,因此,本文主要从部分专辑中选取一些容易产生共鸣的作品,做些未必恰切的分剖,顺带旁及其他。

一、《雨夜风铃》收录的47首作品,多以抒情为主,在此基础上各具特色

先以开篇之作《篱笆》的最后两个小节为例:

深夜  我站得酸疼的脚/关节炎没天没地撒娇/额角沁出星星点点惨白的花苞//亲爱的  某个黎明/太阳掀开你酣睡了一个雨季的窗帘/你肯定很惊讶——/我披挂满身的瓜瓜豆豆/为何都气鼓鼓的  瞪你

“篱笆”虽是抒情对象,诗人却没有直接赞美“他”们,而是通过拟人方式,让篱笆们在“委屈”之下“迁怒”于人——好笑的是,那些“气鼓鼓”的瓜豆之类,非但不是怨恨的标志,反而是邀功的“资本”。这里的妙趣,让人忍俊不禁。

如此风格清新有趣的作品,这个专辑中还有不少。

《枫树》第三小节:

(也)注定要在黄昏/让我拾起你枯唇上飘落的/一片血红的叹息  夹进日记/每夜每夜每夜  失眠/心壁凿出栈道/听枕下轰轰风雨怒涛

“黄昏”“(飘落的)枯唇”“(血红的)叹息”几个意象连缀在一起,给我们勾勒了一副肃杀的晚秋景象,这不是碰巧,而是“注定”的、不可逃避的。这样的场景并没有一晃而过,而是由静到动,在夜晚搅扰梦魂,令人痛苦不堪。三个“每夜”叠加,非但没有拖沓之感,反而烘托出了一种痛苦压抑不可自拔的氛围。正因为这样,我们可以说这首诗是凝重的、隽永的。

再看《门》:

门并不了解自己的心事/在季候风的催促下/不断做有关阳光的梦/冬天即将过去了/门的脸上终日滴嗒着泪痕//岁月畏缩在院墙下面/那种黑色想法时时溜来造访/捉住一只溜滑的敲门声/那些在台阶上缠绵了一冬的紫藤/只留下些星星色的蹄印或指纹/门在深处打救自己/打不开内心的秘密//一只鸟歪着脑袋/模仿钥匙困惑不解的表情/门痛苦地闭上了锁孔

一般地,“门”只是一种由此及彼的空间界限,尽管与桥梁、隧道一样具有连通的功能,差别却也是不小的——除非特许,“门”的功能在于闭锁。由于开与合完全操控在所有者手中,“门”从来没有被赋予过生命意义,尤其是没有被赋予过情感与思考的意义。

仔细推敲文本,可以发现“门”的痛苦源自长期的闭锁和由此导致的与外界的隔绝。“门”是无法主宰自己的,它的痛苦,何尝不是其所有者的痛苦?这“门”,难道不是心灵之门?我们都懂得要敞开心扉,在许多人带着面具的背景下,它正好从反面衬托出了“门”打开之难。当然,具体到这首诗,不完全排除有这么一个具体的心结重重的抒情对象:因为种种内因和外因,他(她)把自己长期封闭起来,以致于连心(“门”)都不堪承受,试图“自我”拯救了。

后一篇《门的传说》,又截然不同:

你想看看那道门里的事情/门环为何像她的玳瑁眼镜//镜片“吱溜”一声她走出来/长睫毛迅速上锁/巷子袅袅娜娜向西边伸去//你趁机趴下院墙/通过一只牵牛花的嘴打听/两扇门表情相当紧张//然后她携一篮子雨季归来/蓝盖布下不知放映着些什么/她摸钥匙/背影复杂地挡住黄昏/钥匙早已不在她身上/她没有发现你/门着急的喊她进去//钥匙在哪儿呢?/一只牵牛花在院墙上纳闷/小脑袋上套着副玳瑁眼镜

如果说前一首中的“门”是因为难以忍受长期闭锁而试图自我“救赎”的话,这里的“门”就反过来了:它乐意并希望为它的所有者保守秘密,乐意长期封闭。还有一点就是:上一首中的“门”,是自内而外的,是附属于人的,是试图改变闭锁状态的;这首诗中的“门”,则独立于人之外,它却希望及时闭锁以保护其所有者的秘密。

是否可以这样推定:这首诗的抒情主人公“你”,是一个少不更事的充满了好奇心的孩童,而“门”的主人则是一位孤独的怕与别人打交道的深居简出的美丽而忧伤的女子,不寻常的遭际令她总是怀疑人、防范人,因此拒人于千里之外?再者,诗中的角色“你”,要么是诗人的化身,要么是诗人用以观察的“道具”,不太可能是毫无关涉的某个“他”。诗人没有提供更多的线索,但生动的叙事细节总让人试图“复原”这首诗的故事性。视角新奇而不乏雅趣,悬念多多,是这首诗的主要特征。

二、《思想史》中的作品,大多反映了诗人在现实和历史纵深里的某些深沉的诘问,尽管未必以“问”的方式表现出来

本辑中的作品值得咀嚼的占了相当高的比例。从题材角度审视,不乏对教育现象(学校的、家庭的)的思考,对教育先驱、传统文化和思想先驱的重新打量,对“革命”的“溯源”、对古代文学家的剖析,对民俗的探秘,等等。这里不避断章取义嫌疑,试着对个别诗作做些分剖。

先看《在教育的故居》:

教育在国土奔波/满脸风尘流露辛苦/日暮乡关  一步三叹的教育/披一袭祖传清贫/饥肠辘辘//博带峨冠的教育  独立寒秋/是史书上生生不息的形象/入世的教育  握一手好字/述而不作/把朗朗书声穿在身上取暖/蜡烛般光洁的品质/照亮绵延不绝的前程//坚持或者嬗变/旅游的教育立于神龛/被剥去身上的校园/教育两手空空  抱残守缺//站在一些秋后的句子之中/唯清癯的品德出口成章/以一缕缕芳馨/辅导阶前的乱草/和殿堂四周的经幡//温习教育  就听见/思想的黄金和精神的药片/叩打国土

这首诗的主题沉重得有些让人窒息。我们自诩有着五千年悠久辉煌的传统文化,可是我们继承了多少?很多人都在喊教育有弊端,需要改革,几乎连一些文盲都知道。可是,教育需要改什么?改多少?怎样改?往哪里改?别说普通人大脑里一团浆糊,在某些地方,一些土政策的颁布者也好不到哪里去。

目下的教育,有如下三个不很必要的特征:

一是形式主义泛滥成灾。五花八门的各种培训、交流、探讨、竞赛、研究、观摩、检查、督导等等活动,在热闹的花架子下,理论导向几乎为零,困惑还在,难题无解,对教学的实际意义也为零。二是考分教育躲在素质教育的旗子下,依然是教育成败的主要标志和论功赏罚的核心标准。对学生全新的评价标准科学、客观、系统地出台之前,看来谁也不肯做些有意义的探索。三是在安全事故追责这柄高悬的利剑之下,上自各级各类机构,下至执教者个人,都不敢有所作为。更有甚者,校内的体育活动都几乎停滞。

微观角度的症结所在:“上面”、学生本人或他们的家庭、社会舆论几方面形成的合力,让执教者除了小心翼翼照本宣科之外,没有任何关于“教育”的主体或主导地位。有些讽刺的却是:每到节假日,执教者们不厌其烦地向家长们发出各式各样的安全告知书,对家长们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都安排得面面俱到。时间一长,家长勉强敷衍和执教者尴尬维系就不足为奇了。

师道尊严,是一句古话。在各种多如牛毛而与教育无关的“差事”强加头上被限时完成,且动辄扣帽子的氛围里,如今的执教者简直立不起来,教育又能依赖谁?难道能靠形形色色的假话、大话、空话、套话、废话?

再看另一首,《城市的马》:

在孩子的作文里/城市的马打着响鼻/咴儿咴儿的韵脚/是孩子从书本深处/移栽到阳台上的花//城市的马/长出尖尖的小角/挑走了孩子心灵中一些真实的事物/……//在父亲或爷爷匍匐的地板上/城市的马撒欢儿奔跑/无限欢畅/无限怅惘

城乡差别为人诟病、让人不安,但在家庭教育上,无论富裕还是贫困,却都是殊途同归——为贻误孩子不遗余力:要么努力“促成”,要么放任“形成”。错误的教育方式波及到学校,负面影响可想而知。

我们准备培养什么?谁都可以信口作答:栋梁之才,事实上,却都是在“杀”,溺爱也好放任也好,没有例外。

三、《脸谱奇观》,顾名思义,大多与“世相”有些关联

这辑收录了诗作47首(最后一首《九月》归为散文诗或会更好),粗读之后发现,大多数都属于“世相”或“世态”类,涵盖面较广,却不关乎各种角色的具体职业、身份。

先看《脸谱》:

临窗而立/看镜子里的天空阴晴圆缺/气候使夕阳讳莫如深//五指铮然有声/似五只扑腾笼中的麻雀/翻云覆雨/弄出七十二种表情/足使所有的线装书张口结舌/而太白而李贺而贾岛而庄子/胡须左一撇右一撇/站成悬崖上最富魅力的风景/诱谁的声音深入//而此刻开幕铃骤响于脊髓/五种临窗的表情纷纷幻化为雀斑/扑突突破窗而去/以乡音咯出日蚀   

这首诗堪称专辑中的代表之作。不必锁定其抒写对象的具体身份,因为这首诗中的抒写对象不是“他”或“她”,而是队伍庞杂能量巨大的“他们”。在“他们”眼里,除了“上面”,领地上的一切都予取予求、毫无阻碍,即便偶尔遇到象征性的异议,也不足道。优秀而悠久的传统文化为何难得从真正意义上得到弘扬?原因就是“他们”纵性自如的缘故,口号喊得比谁都高昂、动听,实际上呢?永远乐意于在零点附近周旋。

总之,处于“一人”之下、“众人”之上的“他们”,如果其“五指铮然有声”继续恣意地作响,如果其“七十二种表情”继续在不同的人面前幻化,如果其足以“咯出日蚀”的“乡音”继续“咯”,擅作威福的状态就将持续。

再看《定调》:

把一些场面撂倒/双眼横成两把生硬的铁弓/要在你与那人之间/弄起悉悉嗦嗦的音响//一辈子都在忙于定调/委屈于某人某时刻的嗓子/你这个音符已累得很瘦了/而场面继续在各地辉煌/弦们在每个把位又都脆弱不堪//你只好轰动在乐谱上/两片唇像两队轮番冲锋的雇佣兵/抢占各种话题的隘口/抢占季候五音不全的轮回//你瞟着五个手指像五只生锈的簧片/滴滴嗒嗒敲出一场又一霉雨……

诗中的“定调”,尽管自始至终没有离开“音乐”这个语境,它的言外之意,却是一目了然的——话语权(同义词:拍板权、决策权)的把持者(等同于前一首诗中的“他们”)为许多人或事的“定性”、为许多项目的拍板,为许多会议的决策,等等,都是。

数十年前的华威先生只是满足于一种“介入”和“领导”,不怎么针对具体事情去“定调”,除了让人反感之外,危害不很大。反观今天的“他们”,可以在山坡上泼洒绿油漆蒙哄“上面”,说那是绿化成果;可以让法律成为花瓶,有时直接打碎它;可以故意让高铁绕道,从一座水库上方通过……。这些事不可谓不荒唐,然而定调时居然无障碍通过,到底怪也不怪?

要说各色定调者都轻松惬意,也不全是事实。首先,“定调”资格的获得需要闯过许多关卡;其次,获得定调权并不等于高枕无忧,尤其是在定调人资历和能力都不堪的情况下。不得不说的是,在一个系统内部,只要能再往下划分子系统,就必然会出现各种把持争夺话语权的情形,还不包括同级间横向“对峙”和跨级的纵向“穿插”在内。既然角色可以互换,对定调机会的患得患失,显然就可以理解了。

与《定调》主题相近的,还有《讲话》,限于篇幅,不展开。要强调的是,身为“体制”内的一员,诗人朱登鳞先生非但没有麻木、沉迷,反而有着难得的清醒和淡定,特别是具备了将观察与思考诗意地呈现的能力和胆识,这是难能可贵的。

四、其他两个专辑的作品概貌

在《乡村恋曲》中,32首作品都充满了浓郁的乡思与乡恋,乡村的人,乡村的事,乡村的景,无不寄托了诗人这份真挚、深切而悠远的情怀。《初春的诗》这一辑,作品却既没有受到时令的约束,也没有受到地域的影响,情感也多昂扬振奋,算是在前面四辑基础上的一种风格的改变。

五、题外言说

冷静旁观,小到一首诗,大到一部诗集,如果作品的题材、主题和情感都仅仅是围着作者的“小我”打转,与别人无关,与生活无关,乃至于与现实无关,缺少对更大范围的关注和在更高层面的立意,其存在的价值,也就要大打折扣了。

《门的传说》至少证明它不是一个传说,它是诗人对世界理性认识的感性呈现,值得我们去叩开“门”那边的精彩,以此为参照,形成自己的思考和价值取向,超越自己的思维定式去看待生活、感悟人生。

古人说“诗无达诂”,我想无非是诗歌的含蓄性、多义性、不确定甚至是不特定性,以及作者故意设置障碍等等原因注定了这一切。因为这类原因,我一般不太敢“解读”诗歌。斗胆写了以上这些拉杂的、还有可能隔靴搔痒的感受,完全是息烽诗人李正君两番推荐之后,却之不恭的结果。当然,更是这部集子本身精彩、耐读、值得品评的结果。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