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玉山真人的原创博客

闲暇时抒写某些顿悟或渐悟,拍摄某些动物与静物。这一隅,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悠悠卫上情  

2017-06-10 21:21:13|  分类: 悠然一心[原创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清镇的土地上,先是古驿道横贯西东,而后是这个取名“镇西”的卫所,矗立在从省城贵阳到水西的必经之路上。镇,涵括了“威镇”的政治和军事寓意;西,自然是历史烟云深处的水西——富庶与繁华,确实需要和平安宁的政治环境和切实有效的军事支撑。

镇西卫,就是当今的卫城,它如今是贵州省的历史文化名镇之一。在实际生活中,方圆几十上百里的人们常,却经常把“镇西卫”这个名称,简称为“卫上”。亲切,自豪,随意,诸多的情怀不仅体现在口语中,还曾经影响到一些准官方行为。一个极其简单的可以追溯的例子,便是公共汽车车票上印制的起讫地名,涉及卫城的,都是“卫上”。这最晚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事情。周边的人们到卫城去,便是“上卫”;若是赶场天,则说成“赶卫”。简单的称谓,寄托了某种未必可以言说的随意,自豪,亲切。

我的祖母是地道的卫上人。在祖母的故事里,关于卫上,没有洪荒之初,也没有盘古开天地,有的只是对它形成之前的简单勾勒:到处是黑洋大箐,无边海岸;大箐林里面到处是豺狼虎豹,没有人烟。我们当时对所谓“黑洋大箐”的直觉,就是黑得找不到边,很恐怖。成年了,明白其意思指的是遮天蔽日的原始大森林——这应该是所有地方被开发前的共同景象。在祖母的故事里,另一个关于卫上的故事,也令人害怕:它就像一口大锅,由三根巨大的铁柱支撑着,一根早已锈断,一根残缺,只剩下一根独立支撑;铁柱下面是深不可测的大水。读书后也渐渐发现,卫上地势较高,无水患之虞,三根铁柱也无从说起。然而,镇上若干水井清泉汩汩,四季不涸,总让我情不自禁地想起祖母的故事来。

卫上何时开始有人烟?估计谁都无法知道。在没有确切资料可考的漫漫岁月中,可以肯定的是,这里最先是彝族的世居之地,汉族大概是宋元以后的移民。方圆三五十里之内,许多无法用汉语理解、用彝语却能轻易“解码”的汉字地名,都足以证明;它自身也曾经有个拗口的名字:引叶遮勒,或引易遮勒——这更是水西政权赋予的彝族称谓译音的“确证”。

明朝初年,水西的奢香夫人深明大义,开了民族团结、共谋发展、共享太平的先河,被后世演绎成了千秋佳话。时隔两百多年,到明末,她的后继者们不作此想,于是到崇祯三(1630)年,镇西卫因势而设。五十七年之后的清康熙二十六(1687)年,镇西卫裁撤,与威清卫合并设置清镇县。不再有“镇西”的军事功能,但“卫城”的名称继续存留,它的种种重要功能,非但没有减弱,反而得到了更大的巩固与发展。

设卫,城墙自然是一种必需。据史料记载,完好时,卫上的城墙周长3.2公里,高3米,厚3.2米,上面砌筑若干高0.7米的墙垛。和平环境里,因为建设的需要,古城墙受到不同程度的损毁,如今只残留从南门到皇仓坡再到东门的一段,合共五百来米。在卫上东面或南面的高岗上,你会发现山脊上断断续续的残墙,古老而沧桑。摩挲那青苔斑驳的巨石,你兴许会生发出一些悠远的情愫。

到卫上,走在兼作过境干道的交通路上,或是徜徉在古韵幽深的和平路上,你都会发现这里的餐馆与别处有所不同——你既见不到外地地名的招牌,也较少见到“卫城”字样,因为这里的特色,不需要专门打出广告。任何人只要来到这里,就自动进入了特色之中、风味之中。

有美食家做过归纳:卫城的菜肴,历史悠久,风味独特,兼具川味和广味的优点,形成了麻辣甜酸俱全的独特品味。如今,这里汇集了一百八十多道菜肴的烹饪经验,光是在2008年被贵州省烹饪协会评出的贵阳名菜,除了远近驰名的卫城辣子鸡之外,还有八宝饭、盐菜肉、炸腰柳、鸡茸蹄筋、玻璃鱿鱼汤、清蒸肚片、酥炸珊瑚卷、卫城三合饭等好几种。

卫上的白酒也相当有名。上好的水质,精湛的工艺,对原材料的精挑细选,秘而不宣的某些酿造秘诀,这些因素综合作用,形成了品位独特的卫城白酒。以至于连县城或省城的一些街巷,都打出了“卫城白酒”的牌子零星售卖。如今,卫上从南门到北门,规模不等的酿酒作坊起码有五六家,信步而行,你会有一种酒香馥郁穿街巷的惬意。

还让人流连忘返的,莫过于分布在玉龙巷和十字街这两处的臭豆腐摊了。玉龙巷宽敞,摊点多,十字街相对狭窄,摊点少一些。两处的相同之处:一壶小酒,一锅臭豆腐——可以根据人数灵活增减,酒也一样——让一些有闲情逸致的人优哉游哉,逍遥大半天。热闹纷繁的场景,以赶场天为盛,每周一次循环。

我曾N多次沉醉在这里——醉的是酒,也是人情。当然,款待远客,或是商谈要事,还可以走进餐馆选择一个雅间,郑重其事进行。

如果以为卫上只能满足人们的吃喝需要,你就错了。从不同的视角、不同的层面去打量,卫上都能体现丰富的文化内涵,这是才它的魅力所在。

用历史的眼光去审视,卫上有屯兵文化;用革命的眼光去审视,它有红色文化;用餐饮的眼光去审视,它有饮食文化;从房屋布局的角度去审视,它有建筑文化;凡此种种,不一而足。每一种“文化”,都是一部值得细细揣读、细细琢磨的大书,它们在这里碰撞、交融、积淀,使得卫上具备了难得的厚重的品位。这当中最值得专门提及的,是源自书香文化的累累硕果——

明清时期,“一河三进士”“三代四诗家”传为美谈,何氏父子孙三人,被誉为“何氏三杰”;民国年间,这里又出现了“一镇四黄埔”。卫上的龙氏、郭氏家族,也各有功勋杰出者;其中最为特出的要数郭超凡。他不仅有文名,有政声,在广东辗转为官、尤其是任广州知府期间,更因率众抗英而威名远播……

有点扯远了,赶紧刹住。然而,关于卫上,我们实在无法忽视它浓郁的书香。

从明清到民国时期,卫上是一个胜迹琳琅的地方,曾经有人做过有趣的统计,从数字“一”开始递增,依次是:

一塔(白骨塔),二寺(朝音寺、回龙寺),三道牌坊(大、小十字及中街各一道),四阁(文阁、玉皇阁、扶风阁、回秀阁),五门(东、南、西、北及小东门),六巷(玉龙巷、博爱巷、民生巷、民权巷、民族巷、北横巷),七井(聂家井、中街大水井、大衙井、小衙井、陶家井、岩井、六方井),八大庙(水浒庙、张爷庙、城隍庙、黑神庙、关帝庙、鲁班庙、川主庙、财神庙),九道梯(由十字街往东门方向牌坊处),双十字(大十字、小十字)及两宫(文昌宫、万寿宫);它们各具特色,共同支撑卫上的辉煌。

在历史的进程中,卫上的其他多数胜迹都已经只剩下依稀的地名了。不过,通过那些抽象的名称,我们还是能够有所感知:从白骨塔,我们可以想象出卫上在战乱年月的风雨飘摇,尤其是那些为守卫镇西卫而牺牲的人们;从为数众多的寺、阁、庙、宫,我们能够感知到卫上人的良好的风俗教化和淳朴的精神依归;从不同的门、巷、井,让我们可以了解卫上的布局风格。

这里只说一处:中街大水井。它位于现在的上荆州街上,几年前我在交通北路西门入口处的一位好友家做客时,恰遇停水,陪他挑水亲自去见识过。光可鉴人的井沿,清冽甘甜的井水,都是明显的特色。更大的特色是排队打水的人群中,精彩的传闻或掌故不时引发的阵阵哄笑,充满了浓浓的闲适与温馨。

岁月嬗变,卫上的辉煌已然走远,和平路上一些保存完好的沧桑而精致的民居,却值得我们驻足沉思,发思古之幽情。

说到情怀,不能绕过人际关系。因为祖母的缘故,我们在卫上曾经有过许多叱咤一时的亲戚,各种各样的原因,其中的绝大多数早已远走他乡另谋发展,有的则不知所踪。亲情不再,基于对文学和酒的兴趣,我在这里却又重新缔结了崭新的友谊,友人中有的是卫上书香文化的传承者,有的是酒文化的喜好者。我们的友谊,跨越了年齿、贫富和功利。

周光俊先生的耕读书屋,重建后藏书丰富的扶风阁,无疑是当今卫上书香文化的醒目标志。由程家强、周光俊和莫芝贵三位先生牵头成立的卫城文联,则是卫上人在文化领域承前启后的主要力量,其纯文学刊物《镇西卫》,聚集了卫上及周边乡镇的许多文学创作者、爱好者。每个人的乡土情、时代情,都获得了一个难得的交流、展示的平台。

漫步在卫上的大街小巷,与街坊上的人接触,你可以发现,这里还有许多值得流连、留恋的风土人情,你可以走近它们,走进它们,然后融入它们,体悟一种悠悠之情。但卫上不满足于此,紧锣密鼓的重振辉煌,就是为了以一种更美的姿态——迎接你来!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