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玉山真人的原创博客

闲暇时抒写某些顿悟或渐悟,拍摄某些动物与静物。这一隅,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C哥  

2018-01-13 15:59:09|  分类: 虚拟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朋友圈中,有个特殊的群落:捕快。C哥是这个群落中较为特别的一位。不过,偶尔相遇,我们仅仅是划拳喝酒,醉后闪人,说是熟人或许更准确些。

C哥的特别,表现在嗓门更高,酒量更大,拳风更老辣,处事更干脆、豪爽。我这评价,C哥的同行们不太认同。“那家伙,工作上是把好手,做事也果断,就是太滑头,逢人说人话,见鬼说坏话。”说这话的N哥也是个老捕快,他边说边把杯子伸向我,“来,兄弟,干!我一辈子对你说人话。”我不以为然,不敢标榜与C哥是君子之交,虽然打交道无非是划拳饮酒为乐,但他至少与那些跨出门槛就假装不认识的角色明显不同。

初见C哥,是在2000年夏天的某个中午。去乡捕房办事,在窗口等候时,身后忽然响起一阵尖利的刹车声,我忍不住回头去看。车刚停稳,只见一个高个子捕快迅速打开车门钻出来,回转身略一弯腰,轻轻一揽,一个布袋状的东西便被拎了出来。再一看,那不停抖动的“布袋”,原来是个体格壮硕、满脸横肉的男子,双手被反拷在背上。看那“布袋”,一百四五十斤是不会少的,但高个子拎在手里似乎毫不费劲,大踏步走向黑卡。“布袋”似乎也相当“配合”,四肢蜷曲,基本脚不沾地。后来得知这高个子捕快就是C哥。布袋抗拒抓捕,不幸遇到了膂力过人、刚刚调来的C哥,三下两下,结果就出来了。那时还以为C哥是刚来的捕头,后来得知不仅不是,还因为一个小错,火器被暂时收缴,人也被“发配”到这深山里面来了。

那时尽管山中也有路有车,不像今天这般来去自如,有电话,也不像今天这般可以遥控,因此,乡捕房的捕快们下村是常有的事情。一来二去,就有些熟,和C哥在酒上的交往也就多了些。

大概在当年的秋天,某次下村办事,返回时路过我所在的村庠,C哥特地到办公室来:“肚子饿了,有点办法解决吃的没有?”临近中午吃饭时间,加上办了食堂,怎会“没有办法”?办公室五位男士,连客人共六个(那时规矩不严,但同来的驾驶员胆小不沾酒),三斤白酒。C哥反客为主,每人划六拳,走了一圈。一圈下来,C哥意犹未尽:“我再走一圈如何?”我和另一位胆大的同事勉强接招,结果当然是鼓起眼睛把输的酒喝了下去。“还有哪位主人想敬我几拳的?”做东的几位男士,除了摇头认输的,就是自叹拳技不如人的,但没有谁敢不服——C哥拳风好,酒量大。

见无人接招,C哥匆匆扒了几口饭:“同志们好好练一下拳风和酒量,下次我还来拜会大家!”小车绝尘而去,留下愿赌服输的几个人,你看我,我看你。

另一次是在某天黄昏,C哥和同事去某地蹲守了一个夜晚和一个白天,终于逮到了一个惯盗。返回时从我楼下经过,大概是嘈杂的人声引起了他们的注意,特意上楼来敲门。发现是一群人在喝酒,C哥转身想走:“我只看看有哪个敢‘欺负’我家兄弟?”

一群半醉的酒客对C哥早有耳闻,此时热情高涨,当然不可能让他们就此离开。一个年龄比我稍长的客人直接向C哥挑战:“我们只想和兄弟的哥较量几拳!”于是C哥和他的三个同事都被迎入座中,重整杯盘。C哥他们要事在身,大家没敢怎么多劝,倒是C哥自告奋勇:“老规矩,六拳,我每人走一圈。走满了不服的找我单挑!”C哥的三个同事,一个开车,自然不敢沾酒,另外两个也是熟人,却不敢也不愿抢C哥的风头,乐得自斟自饮。我瞅机会耳语C哥:“适当多喝点不碍事吧?”“放心,哥有分寸。”C哥自信满满。

划拳喝酒中,一个酒友眼尖,发现了C哥别在右腿上的火器,好奇地准备捞他的裤脚看稀奇。说时迟那时快,C哥正在划拳的右手并未收回,右脚条件反射似的猛地一收。那酒友平衡不住,一头栽过来。C哥反应奇快,伸出左手扶住了那位酒友的头,他才没有栽倒。

“男人的东西,不能乱摸,摸一摸,三百多。”C哥划拳赢了后,发现那酒友有些尴尬,一句笑话冲口而出,气氛顿时又活跃起来。临走,C哥特地“借”了一碗饭,说车上还有个比他们饿得更惨的人,可惜他将有一段时间不能上桌子。

C哥他们的某次拼酒,算得上不能复制的“经典”。L哥的老者过生曰,C哥他们作为同事当然要去祝贺。本来是应该走直线去的,C哥临时到我这边有事,特地打电话告知:“有胆的话,准备十斤烧酒,我们下午来你那边,顺便到你家,‘告’一下‘钢火’。”

我如约打酒,C哥和L哥等另外三位捕快如期而至。那时正值假期,找不到适合的酒友,我就从楼下找了一位关系要好却不怎么喝酒的同事作陪。L哥开车,又是去他家,于是滴酒不沾。

五个人于是走马上阵,采用“五抽芯”方式划拳用酒。C哥有言在先:以十斤酒为限,超量不喝;以一小时为限,超时不喝;五个人无论是谁,时限内有一人告饶,其他四个都同时“歇台”。

虽然不是按照主客来划分“阵营”,事关个人“面子”,每个人都铆足了劲,认真划拳,豪爽喝酒。C哥是酒精考验惯的,自然不在话下;其他四位,都有些强撑的意味。幸好在限时还剩几分钟、白酒还剩斤把多的时候,客人中比C哥还年长的另一位L哥,提前宣告罢战。没有客套,客人们立即起身,开车离去

晚间,C哥打电话来:“告诉你个好消息,要不要听?”我还没反应过来,C哥就在电话那边笑出了声:“我已经帮你报了仇了。老子把L家祖宗十八代都划翻了。”听明白后,我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连声“感谢”。其实,L哥父子兄弟齐上对阵C哥,才是真。原来是我经常当面抱怨L哥划拳耍赖,喝酒也不耿直,他每次都表示痛改前非,立马又照赖不误;C哥曾表示过要替我“报仇雪恨”。明白了真相,我还是感动这份“空壳壳”人情。

后来有较长一段时间没有C哥消息,听说调到县城侦缉队去了。又一次去乡捕房办事,我问C哥的一位前同事,才知是真的。“那家伙不去都不行。”C哥前同事的话语中,有欣赏,似乎也有些羡慕嫉妒恨的味儿。

C哥再次光临,大概是在2005年的夏天,没有预约。他是为了一桩案子来的:一家农户的庄稼某晚被人砍倒一大片,损失惨重。报案人自然提供了怀疑对象——近期吵过架的。巧的是报案人提供的怀疑对象之一的小D,当天晚上正好和另外几个人在我家一起喝酒、唱歌,闹腾到深更半夜才磕磕绊绊回家;重要的是,参加喝酒、唱歌的某老兄还是一名正待提拔的准村官。

D被侦缉队从被子里拎起来的时候,还晕乎乎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待明白了原味,又闹又跳,呼冤叫屈。C哥登门找我,原来是为了证实小D说话的真假。估计我的证明、准村官的证明相互起了作用,加上缺少必要的物证,小D被抓去,第二天就放出来了;他哥则是当天问了几句话后就放了,人都没带走。毕竟是朋友,我相信小D的人品,而且他与报案人之间虽然吵了几句,毕竟没有深仇大恨。黄狗吃屎黑狗遭殃的事情多得很,也许是与报案人暗中有仇的、或者是眼红的,趁机想借刀杀人,来个一箭双雕也说不定。报案人家的年轻人也是我的朋友,我的分析他们也没反驳。

我提一壶酒去给小D压惊,了解情况,这时他已经解除了嫌疑。大概是耻辱加上委屈,他一直骂骂咧咧不停口。我了解的结果,是报案人提供的怀疑对象,是小D和他哥。他哥生性实在,人家本来就没怎么怀疑,重点是小D,结果他没作案时间。

用捕快的行话讲,小D这是去配合调查,给他上手铐是闹得最凶时,捕快们怕出意外,才临时起意的。解除嫌疑后,小D要求侦缉队安排专车送他回家,放火炮给他恢复名誉,这怎么可能?C哥自掏腰包给了小D二十块钱,叫他自行坐车回家,我觉得也算够意思了。

后来还在县城中邂逅过一次C哥。我在侦缉队大门口等车,恰好他从外面回来,老远打招呼,老远伸出手来。握手之后的第一句话:“你手机呢?我看看!”我有些狐疑地递给他。“我看看把我的号码删了没有?”他一边说一边快速翻找。“还在,好样的,够弟兄!”C哥递还手机时有些夸张地说,然后往我肩上一拍,“我马上还要出去,不忙回去的话晚上我请客,喝烧酒!要不下次约也行。”知道C哥的“厉害”,加上确实忙,我迫不及待地选择了“下次”——这时他早已是侦缉队的骨干,事情很多。

“下次”没有兑现。后来听说C哥酒后误事,反而成了侦缉对象,把自己“折腾”进去了。后来的后来,喝酒时偶尔有人提起C哥当年的豪兴,大家都唏嘘不已。近些年,随着各种禁酒规矩的强化,特别是人们的索赔意识增强之后,喝酒已经成了业余爱好中一种让人心悸的“鸡肋”。

2016年年初,在县城一个小区门口,我无意中瞥见了一个C哥模样的高个子,在人丛中远远走来。以为是他本人,我正准备构思“台词”,彼此已经错肩而过。C哥模样的人是低头看着手机和我错肩而过的。回来把疑惑告诉了老婆,说C哥似乎变“拽”了。她很有些不信:“说你看错了就是看错了,C是那样的人吗?当官时都不拽,现在反倒拽了?”老婆觉得捕快就是“官”,分析好像也对,于是我也相信我确实有可能看错了。

2017年秋天的某个清早,上班途中发现路中间停着一辆很脏的微型车,我不禁抬头。一个高个子迷彩服正好从车里钻出来。“你——还没调走?”目光对视的当口,对方递过来一支烟,问道。摆手谢绝的同时,我迟疑了两三秒钟:“多久过来的?”“一个多月了,现在负责修这条路。”“那好,我在,随时欢迎。”和点头之交打招呼,我一般不称呼对方,免得弄错了闹笑话。进了村庠大门,我猛然间想起,眼前这位,不就是我上次在某小区门口碰到的同一个人吗?没错,就是他——C哥。我准备回头去打招呼,发现对方已经发动车子开走了。

当年纵酒,C哥曾有句口头禅:“坐月婆娘遇到老情人,愿伤身体,不伤感情。”我信口传播的结果,是大家都把我当成原创者取笑。其实,说到喝酒,时过境迁,这年头谁都伤不起。我还是原来的我,处境没变,心境没变。C哥可能不再是原来的C哥,言谈举止、精神风貌似乎都在表明。境遇?年龄?改变C哥的,也许是他的心态。

新的环境,应该会有另一个属于C哥的舞台。我们兴许会在不特定的时间、地点与场合再次碰头。如果还有可能坐下来一起举杯,不管手中端的是酒还是茶,我都会高门大嗓地吼一声:

C哥,雄起!”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